说完,太宰先生便将车慧敏老师拉到身后,然后双手蓄火合十火焰四散燃烧,一瞬间所有的黑色烟雾都莫名的被这赤红的火焰所燃烧起来。不一会就破开了墨隐所谓的绝对领域,躲在暗处的墨隐战王也不得幸免,被疯狂蔓延的火焰灼烧上身。

墨隐飞身闪出黑色烟雾之中,挣脱出来的太宰先生怎能轻易放过这家伙。一个弹射起步,追上闪身离开的墨隐,又是一拳火拳打在了墨隐身上,墨隐战王反应过来顺势一档,但火焰还是打在了他身上造成了不可逆的严重烧伤。衣物剧烈燃烧自己只能借助阴影遁逃。

堂堂中级战王墨隐被一招击败重伤。不得以他只能躲回水城战王的身边,希望用水城战王的水浇灭这可怕的火焰。但是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这火居然无法被熄灭!不得已之下墨隐只能舍弃被灼烧的衣服,直至它烧成灰烬仍然没有停下来,接触到地面的火焰在地上继续燃烧着。

而他自己的伤口则在忍受着剧烈灼烧之痛,只能请求水城战王用圣水之法暂时疗伤止痛。

“这赤红色的火焰到底是什么东西?”身上的痛苦让墨隐震惊的问道。

“你难道没在米迦勒见过吗?炎帝手下的顶级战王炎戒的异能“地狱火”!“水城不以为然的说道。

”这绝对不可能,我从来没听说过世界上有两个人会使用同样的异能!炎戒战王明明留在米迦勒,她的异能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墨隐不可置信的说道。

”那你现在不就见到了嘛,这个男人真是宝藏啊!我明白了他不是用同样的异能而是暂时借用异能,他的异能居然可以切换不同异能使用,若非亲眼所见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水城虽然知道对方不是水属性异能有点小失落。但看到对方如此有趣的异能,他还是情不自禁的兴奋起来走上前去说道。

“玄门导师!报上名来,我不杀无名之人。”水城问道。

太宰冷眼看着对面的水城战王,现在的他早已没了往日的温柔,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他们伤害了自己现在最在意的人!

”太宰!“

”好!太宰,你很令我惊喜,我对你太感兴趣了,虽然你不是“纯粹”的水属性异人,但是昨天我看到了你对水属性异能的深刻的理解我很是欣慰,我知道你是懂我的,今天你的火属性异能就让我领教领教吧。“

”不过话说回来,你抽到的可是一个下下签啊,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水火相克。很不幸,用火属性的你是赢不过水属性的我的。”

“哦?是吗?我只知道有一句话叫“水火不容”,今天能让我幸运的抽到强攻系异能“地狱火”我已经很满足了,在我看来我们两个现在势均力敌,能不能赢对方完全是看自己的理解和技巧了,这方面呢我恰好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太宰先生冷笑着回答道。

”好!好一个水火不容,确实如此!来吧!太宰!就让我看看你对这地狱火的理解吧!“水城武痴的性格暴露无遗,只要是战斗都能让他燃起久违的激情。现在就正是如此。

“地狱之火!火属性,异变型异能。它的特性并不在于火焰的温度灼烧,它的温度范围只在火焰中排在3000度左右这个档位从它的火焰颜色就可以看出不算极致高温的火属性异能。但它的可怕之处在于它的依附性和可燃性以及无法被外力熄灭的特点。“

换句话:地狱火是唯一一个无克星不会被水属性克制的火属性异能,完全就是上上签!

太宰先生在心中盘算分析着,话虽这么说但他还是不想贸然行动,毕竟对手的实力如同汪洋一般深不可测不可贸然行动。

见太宰先生迟迟不动手水城率先发动了进攻“水之铠甲!”

身后的巨浪汇出一部分水流形成水状的铠甲装备在了水城身上,双脚重踏一跃而起,乘着一道巨浪就冲着太宰先生杀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