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米迦勒小队任务失败被救走的当天傍晚,拉贵尔城内某处,来自米迦勒的6人在此处汇集,其中两位年纪却看起来约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正站在被击溃的米迦勒小队面面前面色凝重的看着他们,

凌冽仍然停止着时间躺在一旁一动不动昏迷着,这样严重的烧伤必须去经过正规治疗才有可能痊愈,他们悄悄进入拉贵尔肯定不能大摇大摆的去城中的医院进行治疗,只能拖到任务结束回到米迦勒才行。

但是好在被车慧敏老师一拳秒杀的卡尔文只是轻微脑震荡再加上多处骨折而已,庆幸的是移动暂时不成问题,而且也不妨碍自己的异能。只是实力大减,现在这样的身体状况大概没有战将的水平了。

只是他们现在面对的问题除了任务的失败带来的屈辱以外,还要面对上级派来的战王们的问责。

站在4人面前的两位异人,正是米迦勒派来的两个杀手锏,两大战王,中级战王暗杀王墨隐和与战神位只差一步之遥但却始终无法跨越的,米迦勒屈指可数的顶级战王,水城。

墨隐率先发话了:”没想到你们连学园都市拉贵尔的学生都打不过。真是丢尽米迦勒战士的脸了。果然指望不上你们这些战将级别的废物。”

“战王恕我直言,他们不是普通的学生,一个一个都身怀绝技,更可怕的是他们的导师,绝对不是普通的学院导师,他们的实力必定在战王之阶。是我们没有事先调查清楚我们甘愿受罚。“米迦勒4人小队的长官低着头不敢抬起的说道。

”哼,你是觉得我暗杀王会输给几个毛头小子和两个破导师,不要给自己的失败找借口!懂吗?“墨隐毫不客气的说道。

安娜在一旁有点不服气,突然想到什么然后小声的问道:”墨隐大人来自神秘的核心都市沙利叶,可曾听过“黑雷”这个名字?“

”黑雷?是那个去西南战区消失了的神兵炮台“死寂黑雷”吗?难道那小子他现在在拉贵尔?”墨隐惊讶的问道。

“正是!他此时就在尹昊身边,对我们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凌冽就是被他所击败的。现在您能理解我们任务的艰难程度了吧。“安娜接着说道。

”哼!”墨隐转过头没有说话他听出了对方是在嘴硬顶嘴,但是找到死寂黑雷确实让他惊讶,看来自己这一次又多了一个任务了。抓回逃兵,格雷!

就在这时之前在一旁一言不发的最强之人,水城战王在经过一阵琢磨过后,终于开始说话了。

“那个用水幕的异人是谁?”水城问道。

“好,好像是玄门的导师,他的异能没什么破坏力,但是却出奇的邪门,完美的克制安娜的异能。导致我们阵型大乱。“米迦勒小队长官谨慎的回答道。

这也是他第一次和顶级的战王当面对话,对方可是半步战神的存在。自己平时在米迦勒绝对难以见上一面更别说是对话了。中级战王墨隐与他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不能比较,所以像自己这种作为高级战将的和对方差了一个大段和水城战王对话那自然是异常的紧张。

”我也是第一次见过用那么弱的水属性异能能这么出彩的家伙,我明天必须要与他一战必杀之,在水属性异能上我不允许有人比我更会玩。“水城邪恶的笑道。

”水属性异能的武痴,水城战王,看来不是浪得虚名。“安娜看着水城的模样在心中默默说道。

“水城战王,这些废物也没什么用处了,不如明日你我联手,直接杀进玄门,把人给抢出来?”墨隐战王看向水城战王恭敬的说道。

“不,他们还有用,明日我有计划,你跟我就去屠杀便是,至于其他的琐碎之事就交给他们处理。。。。。。”水城战王简单的布置着计划。看来玄门还未消停多久明日又将掀起血雨腥风了。

第二日,

”校长校长,不好了!“拉贵尔在当地的其余4位高层领导人,5大学院的校长除了玄门同时收到了这样的一个报告。

学院周边的水流变得十分异常,河道变得干涸,就像是要发生海啸前一样,可拉贵尔所在的是内陆啊,哪来的海啸的征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