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爻不顾病床上束缚的姜重向着那滩地面上仅剩的血迹走去,姜重此时不敢出声声怕这疯子折返回来他想尽办法挪动身子解开束缚。但都毫无作用,就在这时一个沉重的脚步声在姜重耳边响起了。

来者正是重伤且奄奄一息的尹昊。

姜重一看是尹昊松了一口气低声焦急的问道:”怎么回事?连你也打不过他?“

尹昊现在除了喘气一句话也不想说,因为多说一句话对他来说都需要用尽全力。

在龙皇铠发生爆炸的那一刻,他就预感到是龙皇铠救了自己,但这也意味着自己可能已经失去了龙皇铠和那魔化人”龙皇凯撒“借给自己的力量。

爆炸后,精疲力尽的他在浓烟中,尝试再次使用龙皇之力,但是怎么试都不行了。他只能诈死,看能不能找寻机会救出运输车里的姜重一起离开。

”喂,我问你话呢!“姜重轻声着急的问道,这尹昊的状态他看在眼里,伤的是仿佛风一吹就倒的样子。

尹昊继续着手上的动作解开姜重的束缚,然后用尽全力说道:“姜重,解开后就跑,这个给你,不知道有什么用,是师傅给的,跑不掉就用。可以保你一命。尹昊这时候还想着能活一个是一个,这点让姜重大吃一惊。

”跑,那你呢?“姜重问道。

”我怕是走不掉了,我尽量拖住他。希望你最好能跑回拉贵尔。”尹昊将姜重解开,将那怀表塞到姜重手里,姜重拿起来一看!大惊!

“这,是米迦勒战士专用的异能存储怀表啊!有这个我们两个都能跑啊!”姜重惊喜的轻声说道。

“什么?”尹昊不解。

“这东西只有米迦勒的战士有,项天歌给你的说明这里面存着他的异能,用它的异能瞬移回去,我们两个就等能活着回去。”姜重说道。

“真的假的啊。”尹昊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

“管他呢,死马当活马医了,我没碰到他打不了他,你又打不过他,只能赌一把了!你想死没那么容易,你这双眼睛我们家要定了,想死,你也要把眼睛移植到我身上再说!”姜重毫不客气的说道。

就在这时找寻一圈也没发现踪迹的周爻,转过身来正好看见正在和姜重讨论逃跑大计的尹昊。大吼一声:原来你在这。“

姜重赶紧用手触摸左臂然后一拳拳劲重击,将运输车砸向周爻。周爻凭空变出巨刃,一刀就将运输车劈砍成两半,运输车发生剧烈的爆炸,周爻从火光之中提刀而来。

”尹昊快用!按动按钮,看向拉贵尔,然后丢在我们脚下!快!“姜重越说越急因为,周爻已经狂奔至距离他们不到几米的位置。

尹昊照做,一阵白光刷的一下将二人带回到了玄门大门口!尹昊看着那熟悉的青砖白柱三拱“牌坊”式建筑大门。

终于露出了死里逃生的微笑,然后一下子就瘫倒在了地上。感觉到门口异能量波动异常的车慧敏老师和太宰先生,赶紧出门一看,只见尹昊一身重伤的躺在地上,而那本该被绑住押送回米迦勒的姜重则站在旁边,车老师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个擒拿术,将姜重死死的按在地上。

姜重痛苦的惨叫道:“不是我,袭击他的不是我,是一个不认识的敌人把他打成这样的,我们用项天歌的怀表回来了,相信我!”

太宰先生在一旁检查了一下尹昊的伤势,判定全是刀伤,这和姜重一贯的战斗风格完全不符,看来他说道都是真的。便示意车老师放开他并将他带去学院暂时看管起来。自己则背起重伤的尹昊前往玄门的医疗中心。

还处在高速公路上的周爻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态逆转,除了愤怒还是愤怒,回到拉贵尔他就不可轻举妄动了,周爻将手中巨刃愤怒的插入地面然后对天发出了无比愤恨的怒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