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一路狂奔回了此时只剩下他一人的霜月庄,此时冷清的别墅内正如他现在的心境,孤独,无助。身边的伙伴一个接一个的超越了他,而自己和他们的距离则越来越远,今日的战斗让他再次认清了现实,以前一直躲在自己身后的小丫头,现在也变得无比强大。

甚至连一直跟随自己的汉克也战的如此轰轰烈烈,反观自己呢?他冷笑着无限的屈辱感涌上心头,他彻底的输了,输的连尊严都不剩。他心如死灰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打开那充满诱惑的“铁盒”,我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你很讨厌现在这样懦弱的自己吗?”脑中一个阴冷沙哑的声音突然说话了。

芥川大惊!警惕的左右并说道:”谁?是谁在那里!出来!”

看你现在的样子难怪比不上那群家伙,到镜子前来,你就能看到我了,芥川小心的移动到镜子前,但镜子中除了自己并没有任何人,“现在看到我了吧!”

芥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明明没有说话但镜子里的自己竟然在张嘴说话。

“你是谁!滚出来,不要装神弄鬼的!”芥川使自己镇静下来继续冲着四周喊道。

“就你这个样子根本不配拥有力量!芥川我明确的告诉你,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是从罗生门中走出的你,你我亦是真实。“镜子中的自己这样说道。

”不!不可能,你骗我,你肯定是幻象,你刚刚说你是罗生门中走出来的,那你一定是假的,对一定是这样!“芥川惊恐地抱着头说道。

可镜子之中的自己却是另一副姿态:”你这个懦夫,不要在那唧唧歪歪的了!我现在是要告诉你,你已经走不了回头路了,你必须要赢下去。“

”明天同时喝下两瓶药剂,让我抹杀掉尹昊!当你成为玄门最强的时候,所有质疑所有否定都会不攻自破,而你的恩师太宰,也会对你刮目相看!懂了吗?“

“不,我不会那么做的,我受够了,我看到老师今天看我的表情了,充满了失望。我不想再错下去了。”芥川痛苦的说道。

“你不使用药剂怎么召唤”罗生门“就凭你那少的可怜的异能量吗?你觉得你可能打过连格雷都能击败的尹昊吗?别傻了醒醒吧!别以为你住在强者扎堆的霜月庄里,自己就是强者了,你只是个自欺欺人的可怜虫。”镜子中的芥川毫不客气的羞辱着芥川

“别说了别说了!不!”芥川惨叫一声,再加上之前在战斗中受到的伤,一下气急攻心晕倒了过去。

“可怜的弱者!只有异能神药可以成就你!喝下去吧!”

其实从刚刚开始芥川的镜子中就丝毫没有异象,一切都是芥川脑中出现的幻觉罢了,这也许就是威尔森不敢告诉芥川关于这药剂的“副作用”。

服用者会在幻觉的驱使下不断加量服用药剂,形成恶性循环,从而引发未知的危险。

同时在重症监护病房的格雷从昏迷中突然苏醒来!

“尹昊!你!”格雷用微弱的声音说着他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被尹昊击飞的那一刹那!但他此时重伤未愈。就连简单的抬手都成困难,他只能静静地在床上躺着不断回想着比赛时的情景。说起来给格雷的治疗真的是极其复杂,医生只能通过绝缘的医疗媒介来给格雷进行治疗,别人1个小时就能做完的治疗他要花费5个小时,看来没个尹昊在身边格雷的身体别人还真治不了。

最后一日的玄门决赛,这一战将会诞生玄门学院的最强者,整个玄门排位赛的冠军。也是未来领军玄门参加与其他学院争夺排名大战的队长人选。

而这场冠军赛的主角毫无疑问是,尹昊和芥川,这场最为重要的战斗,不光是玄门自己学院的学生前来观看,就连别的学院也派了各方代表前来观赛。其中就包括世界树的叶暮雪,九柱的始作俑者威尔森,和各个学院前5的部分选手。

经过昨天24小时的抢修,算是对主会场实现了一个初步的还原,这点还真的不得不承认现在异能时代的便利,换做灾变以前,如此大规模的修缮最起码要十天半个月的。现在1天就差不多能完成了。

“观众朋友们,经过昨天两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我们终于决出了我们玄门学院的两位超级强者,他们就是来自于本校霜月庄并且有着霜月五魔之称的尹昊和芥川。那么这场冠军赛将会鹿死谁手,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有请双方选手入场!“

”霜月五魔!呵呵,尹昊他们的外号还真的是挺有趣的呢!“观众席上坐在最后一排的叶暮雪捂嘴微笑道,他的笑容让坐在前排的玄门学生都无心观看眼前的擂台了纷纷回过头,偷偷的窥视这位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

坐在另一个角落的威尔森腿上架着一个便携式的高科技电脑,对着摄像头录像说道:”现在是第15号试验品的使用记录,这场比赛对实验对象极为重要,不知他会选择服用几瓶药物。是否产生额外副作用还不得而知,正在现场观测中。“

芥川一如既往通过体育馆的走道的向着场中的擂台走了出来,太宰先生此刻就在出口处等着他,太宰满面笑容的上前,但芥川只是冷漠的侧身从他身旁穿过,并冷冷的留下一句:“老师,有什么事情我们比赛结束再说。”

太宰先生的笑容凝固了,他知道自己可能阻止不了现在的芥川了。他转过身去看着芥川的背影说了一句:“祝你武运昌隆。”

但芥川已经走远怕是听不到了。

拐角的垃圾桶内两瓶异能神药的试剂空瓶被丢弃在里面。

芥川走上擂台,等待着尹昊的出现,但出人意料的是尹昊却迟迟没有现身。

”咦?尹昊怎么还不出来?“叶暮雪奇怪的问道。

那尹昊现在在哪里呢?

项天歌的员工宿舍中,满地全是烟头,这些都是项天歌在这24小时内的战果。项天歌,此刻吞云吐雾,表面上看着淡定实际上心急如焚。

自言自语的看着前面一坨黑乎乎的碳化雕像说道:“你个臭小子输了得了,赢了比赛决赛还参加不上,真的是气死了!“

正当项天歌发完牢骚的那一刻,碳化雕像出现了细微的裂痕。。。。。。

医院之中已经恢复神智的格雷从重症病房犯转到了普通加护病房。一打开门里面躺着两个缠满绷带的熟人,卓卓和汉克。

”呦!“汉克热情的打了一个招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