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到底是什么?“卓卓大惊,源源不断的阴兵大军,排列的整齐的方阵向她缓步走来。

卓卓本能的向后退缩,但她知道自己要勇敢,只有这样自己才有成长。她鼓起勇气,手提长枪冲入敌阵之中。

卓卓挥舞毒枪不断斩碎阴兵白骨,但是在不断的冲杀中,虚虚实实的手感,让卓卓背后一凉。卓卓手中毒枪逆卷。毒液如子弹一般射出,击溃无数阴兵。

忽然其身后不知何时早已被她劈砍粉碎的阴兵,竟再次暴起卓卓敏锐的感知力洞察到了这一点。迅速转身挥舞长枪,横扫而过。但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长枪竟然穿过阴兵躯干,而那阴兵却如同魅影一般,毫发无伤的继续向着卓卓扑杀而来。

卓卓来不及躲避,她闭上眼睛,阴兵一下穿过她的身体丝毫未对她造成伤害。卓卓缓缓睁开双眼惊魂未定,那诡异的阴兵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但身后的大批实体阴兵,可不会给卓卓时间喘息,数双利抓向卓卓伸来,一把揪住了卓卓的四肢,卓卓被控制的动弹不得。

卓卓不断的挣扎着,毒枪掉落在一旁。眼前一片骸骨就像有生命似的自己重新组装站了起来,一时之间阴兵再次聚集,分不清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他们踏着沉重的步伐向着被禁锢住的卓卓走来。无数无数幻影穿过卓卓的身体中间夹杂着实体阴兵对卓卓的身体上来就是一发重击。卓卓腹部受到重创,痛苦的呕吐着。

这场面实在太过残忍了对于一个女生而言,这就是一场肉体与精神上的摧残,观众们纷纷都不忍观看发出了抗议的声音,就连台下的导师都纷纷皱眉对这场比赛充满了不满,这完全是在摧残人的心智,是惨无人道的虐待。

“芥川你到底在干什么!快住手!”太宰先生第一次失控怒吼,他无法理解之前那温柔绅士的芥川现在怎会变得如此残忍。

如同鬼魅的幻影,不断的不断的惊吓着卓卓,尽管卓卓卓卓决心勇敢面对,但哪有女孩子能经受得住如此恐吓。卓卓痛苦的尖叫着,肉体同时承受着实体阴兵带来的重创,恶毒的阴兵们避开致命要害之时普通的重击着卓卓,实行一种肉体上的折磨。

台下的抗议的呼声越发高涨。就连范校长此时也已毫无笑意,心急如焚的太宰先生眼神中突然出现一丝诧异,因为他看见那实行毫无人性可言的异能法阵的芥川居然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不,不是这样的!芥川!”太宰先生在场外不可置信的怒吼道。

芥川不为所动,但他也认为这场比试该结束了。

他冷冷的对面前的阴兵只说了一个字:“杀!”

阴兵捡起卓卓掉在地上的锐利毒枪,没有任何抗毒手段的阴兵,手臂被毒枪不断灼伤着,但依然不影响这些早已化为白骨的怪物们继续执行杀戮。

他们举起长枪对准已经被折磨的近乎昏迷卓卓的心脏部位,就要一击刺下!

所有观众都捂住眼睛,不敢继续看下去,有的胆小的甚至都被这惨无人道的场面吓哭。太宰先生忍无可忍不顾校长所言想要拍下终止比赛打的按钮。

不料范校长一把抓住了太宰的手臂。面无表情的冷眼说道:“我说过,比赛还未结束,打了人就要付出代价。”

毒枪朝着卓卓的心脏刺入。但距离肉体还有一拳的距离时,毒枪瞬间粉碎成紫色粉末随风散去。卓卓抬起头睁开双眼一双比范萱校长更是邪魅的“毒魂紫瞳”出现在了她的眼眶之中。

地面剧烈的震动拔地而起数棵巨大植物根茎瞬间将场上无数阴兵,摧毁殆尽。

周围的束缚全部消失,卓卓缓缓的落回擂台之上,冷冷的说道:“啧,我家小孩承蒙你”照顾“了,现在游戏该结束了!”

没错再次醒来的卓卓已经交替身份,现在掌控这具身体的是那有着无数谜团的究极异人,卓芯月。

“小子,虽然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你已经成功激怒了我!在认输之前我要好好教训你!”卓芯月毫不客气的说道。

范萱校长在台下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是的!比赛现在才算刚刚开始。

太宰先生看到这景象有些发愣,在场的所有观众都有些不能理解。

这台上的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都跟会变脸一样。感觉台上像4个不同人格的人在对战似的,太奇怪了!

卓芯月身上远远超出想象的庞大异能量,使得癫狂的芥川,也不得不时刻警惕起来。

他用低沉沙哑的声音问道:“你到底是谁?“

”废话少说,你以为就你会召唤军队吗?“卓芯月已经懒得跟对方废话,她现在立刻要为卓卓所遭受的摧残讨个公道。

她手臂缓缓向上抬起无数巨大到难以想象的植物,从坚实的地面上破土而出。互相缠绕编织,最后居然成为了数米高的木之巨兽。不一会儿,卓芯月身边站着数十只巨兽,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给我打!“卓芯月如同女王一般对着芥川一指,木之巨兽们得令如洪水猛兽一般,先后袭杀而去。木之巨兽冲入罗生门所制造出了无数阴兵之阵中疯狂撕咬,破坏。一瞬间两方大军杀的不可开交。

芥川的阴兵大军被卓芯月的木之巨兽轻松碾压。但“罗生门”仍然不断的吸收着芥川的异能量制造阴兵,芥川此时此刻心脏如同被人捏住一般异常痛苦。

“哼,我说过游戏该结束了!你也好久都没出来玩了!出来大闹一场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