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尹昊的记忆在不停的回溯着。

“你们就是大名鼎鼎的霜月五魔吧。久仰久仰!我叫姜重,是“一柱流”的,很高兴认识你。“尹昊的脑中突然出现了几天前他和姜重刚见面时的场景。

姜重那时候表现的异常的友善和蔼,和尹昊握了手,并保持了一段时间,那时候所有人都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但只有习得识气的尹昊在握手的过程中总是感觉到一丝异样,之后的一段时间他对于自己的右手发生了什么仍然十分在意,可是时间久了他自己就渐渐的忘记了这件事。

现在的尹昊在这样危机的情况下,脑袋里突然跳出这些奇怪的画面,他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就是这必定不是巧合,也许是大脑在传递给他的什么重要信息。

“握手?如果姜重的异能是在当初握手的时候就开始发动的,那一切就又说的通了!姜重他的异能只有可能是异能中最少见且矛盾的类型”标记型异能发动体质。“尹昊理智的分析道。

之前也提到过,异能的种类多样,每个细节都值得考究,据估计现今异人所发现的异能种类仅仅也只占全世界异人人口的百分之70.

其中“4大异能分类,强攻型,辅助型,侦察型,治疗型,也只是一种大的异能门类,并不能将所有异能一概而论,就比如说现在猜测的姜重的异能类型,他这种需要在对手身上施加印记才能发动的异能种类就被称之为强攻系中最为”鸡肋“的“标记型异能发动体质”

何为鸡肋?”鸡肋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大致简单的解释下来就是这种异能他虽然拥有强攻系中强大的输出效果,但是由于发动条件的极为苛刻,所以导致异能的层次和使用率大打折扣。

并且这种体质的异能使用者在战场之上是最不受待见的,因为作为作为强攻系异人他们是很难打出输出的存在,毕竟不会有魔化人蠢到会给你时间在自己身上施加印记。

所以标记型异能发动体质也被称之为异能中最少见且矛盾的类型。

”姜重,真是幸苦你了,每一场比赛前都要和对手假装出一副十分友好样子,来博取和对手接触的机会从而施加印记,你一定很不情愿吧。“尹昊忍受着百吨重压痛苦的说道。

姜重听闻尹昊所说的话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这尹昊居然在穷途末路之际,参透了自己的异能,着实是令他大吃一惊。不过。。。。。。

”尹昊,你身上真的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也难怪项天歌会选择你作为他的弟子,说实话我很嫉妒你,你身上有太多我想要的东西了。但一切都已经成为既定事实。我们都无法改变。

”我知道你已经看穿了我的体质和异能发动机制,但那又如何,你不可能从我的异能法阵,“泰山坠”中活着走出来。”姜重说着增强了自己异能的输出,想要灭杀尹昊。

下一秒尹昊双手撑地被重压所压倒,就连他的龙皇之力也快要支撑不住这不断加重的重压,看似马上就要败下阵来。

”尹昊,不要再挣扎了,接受现实吧,你根本不知道项天歌教给你的到底是什么,那是可以撼动整个异人世界的神技,你学会了它必将招来杀身之祸,即使你今天不死,他日也必定会死在其他地方。“姜重看着仍然在不停反抗着可怕重量的尹昊说道。

”姜重,你当众击杀我,你认为你能活着走出玄门?“尹昊接着姜重的话说道,他现在要做的事情仅仅是拖延时间罢了。

”哼,区区玄门能奈我何,我的父亲是“江天放”我已经受够了在玄门和你们过家家了。杀了你我就让父亲踏平玄门!“姜重癫狂的说道。

从现在的对话看来,姜重此刻说出的才都是他的真心话,看来之前什么“一柱流”领袖,和善,大气具有领袖能力的姜重都是他伪装出来的样子罢了,现在的他才是他的真正面目。

“你这样做,你一手创建的一柱流怎么办?”尹昊仍在坚持着问道,异能不断的修复和支撑着骨骼,但快要到了极限。

“一柱流?谁管那东西,说白了都是那个叫艾丽的女人搞得无聊组织,我只是个挂名的罢了,她们还自已为是的以为我会和他们一起经营这弱者的集团,我只是在愚弄他们这群笨蛋罢了,说起来我到现在都很不服气他们凭什么认为我的异能只有一柱水平!居然将我的异能定位为一柱,那些老家伙是傻了吧!”姜重表情狰狞的说道。

“呵,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也算放心了。”遭受超越极限的重压的尹昊此时颈部已经抬不起来低着头的他突然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姜重一脸疑惑的看着尹昊说道:“你说什么?你放心什么?”

下一刻,尹昊周身气场瞬间变强,他全身散发出极高的热量同时身体各项机能也同时做出反应暴起。尹昊咬着牙努力的抬起头浑身上下的暴戾之气向姜重冲杀而来,隔着老远姜重就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我可以放心,用全力击败你了!“尹昊冷冷的说道。

“你找死!”姜重决定不与尹昊过多纠缠最后一击全力要将尹昊重压成肉泥。

可他哪知道,原来尹昊刚刚和他的闲聊并不是无谋之举,他利用自己与姜重说话的时间使姜重为了有更长的时间和尹昊交谈,从而减少异能的输出,尹昊利用这所拖延的时间,开始对自身使出识气,从而找出姜重对自己所标记的异能印记的位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