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缮工作完成的比想象当中要快了许多,因为格雷的强大破坏力将体育馆设置的大型擂台破坏的所剩无几所以干脆就全部铲平,比较省事。就这样光秃秃的淘汰赛擂台,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20强淘汰赛,第二场姜重对尹昊。

其实如果不是上一场实在太过震撼,对于所有玄门学员来说这场擂台才是今天的真正重头戏。

”一柱流“领袖姜重对阵”霜月庄“创始人尹昊,这无疑是史诗对决,无论谁赢了都将改变整个玄门的实力格局。

况且对于不明真相只是跟风听信谣传的观众们来说,姜重和尹昊这两个挂名老大都太过神秘了,尹昊是个修炼出身体强化异能的治疗系异人,而姜重更为琢磨不透,他出招后必秒杀,并且所有对手都因为他出手太快,完全不知道当时发生什么就被打败了。

这两个浑身上下充满谜团的异人,打上一架,无疑是满足了大部分好奇观众的强烈好奇心。

话又说回来上一场霜月庄先拔头筹,姜重定要拿下这局,如果尹昊也有意争取胜利的话,那这场淘汰赛必定是最为惨烈的一场生死之战。

终于这场大家都期望已久的擂台赛在观众们的欢呼声中,紧锣密鼓的开始了。

擂台之上

尹昊小心的警惕着姜重的动作,姜重也是一样,高手过招往往在一呼一吸之间就能击败对手,所以双方都断然不敢轻举妄动,可这样的谨慎不是观众们想要看的,所以场外爱起哄的观众发出了大失所望的倒彩。

他们是来看搏命的厮杀,可现在看来二者都太过紧张,完全没有达到观众们想要看到的毁天灭地的效果,当然这也只是的暂时的而已。

场中的二人互相松了口气,他们并没有被场外的观众所影响,场内的防御结界是隔音的,外界的一切他们在里面都不得而知。他们刚刚其实经过了一轮心理博弈。在对方都未明牌的情况下他们这样的格外小心是有非常必要的。

不过现在,他们差不多知道了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这场擂台赛他们都不准备瞬间结束,而是闹得越大越好!

“尹昊,我说过吧,这场战斗是我盼望已久的了,希望你能带给我意想不到的惊喜吧。”说完姜重将自己的上衣一下扯掉,露出了如同雕塑一般完美的上半身。坚实的肌肉线条一看就是经过长期锻炼的结果。

虽然不知道姜重这样是出于何意,但他这样给尹昊的第一感觉就是他应该是个惯用力量的选手。尹昊这样猜测道。

“想不到,姜兄,有这样的癖好。家师有令,我们闲话少说开打吧。”说完尹昊便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弹射而出向着对面的姜重高速冲去。

“家师,说到这个我就生气。”姜重左手触摸右手瞬间右手向下一沉青筋暴起,右手握实拳向着冲击而来的尹昊轰去。

尹昊高速来到姜重面前劲力蓄满向给他来上一拳,可谁知这姜重的拳头来的更快,尹昊只能改变拳路和这姜重对上一拳。

可不对不知道,这姜重的拳头如同吨级巨石一般,重力加速度转化为势能的前提下,同时居然也充满了劲力。尹昊单纯的拳劲不敌的一拳如同崩断的弹簧一般被击飞数米,不停的翻滚最后艰难的停了下来,吐出一口鲜血。

这一对拳尹昊输的彻彻底底,姜重这一拳直接打的尹昊右臂重度扭曲骨折并且真短数根肋骨,简直强横。

“拳劲!”尹昊有点惊讶的说道同时运用异能快速恢复自身伤势。

场外的观众席上,项天歌专心的看着这场比赛。

表面上风轻云淡,实际上心急如焚。此时也就身旁的范校长看出了项天歌的异样。

”天歌,这个男生你是不是很早就认识,我听说他比尹昊还要早就邀请你做他的专属导师了。“范萱校长轻声说道。

”范姨,他,其实是是江天放的儿子。“项天歌说出名字这三个字时眼神之中充满了杀意和愤怒。

”什么!姜,江,真的是他!“范校长震惊的捂着嘴说道。

“这么说他是你师傅江老的孙子?那他必定是为了“识气之法”而来啊。难怪他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你。那我要立刻停止比赛。天歌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范校长接着说道并准备起身阻止比赛的进行。

就在这时项天歌按住了想要起身的范校长。

”范姨,我接触过姜重上一辈的仇恨我不认为会延续到下一代,我不知道姜重怎么想,但我在知道事情真相的前提下,同意你提出的对战建议,那就意味着我对我这个徒弟有信心。让他们去面对他自己的战斗,我相信姜重也是这么想的。“

”我其实也想看看,他们两个的战斗。到底孰强孰弱。“项天歌把秘密说出来了就显得轻松了许多,但还是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擂台之上。

”尹昊,你刚刚提到你师傅项天歌吧。实话告诉你,你不是第一个找他当专属导师的人。他没给我机会,直接拒绝了我。”

“你知道当我得知你被他收为徒弟以后我的心里是什么感觉吗?我认为他也是个目光短浅碌碌无为之辈而已,你们所有人都看不起我,就因为我是一柱!”姜重愤怒的吼道。

他缓缓的向尹昊走来,每一步每一个脚印都下陷入地面仿佛他有几吨重的体重一般。

“哈哈哈,姜兄真是可悲啊,自己一口一个“一柱流一柱流”的,没想到你对自己是一柱的身份居然这么介意哦。”尹昊满嘴是血的嘲讽道。看来是刚才吐血时留在嘴中的淤血未吐干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