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呼!你个不要命的家伙,你在搞什么啊!”项天歌怒骂道!同时还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刚刚的情况真的太紧急了他都快吓死了差点就失手杀了人。要不是尹昊直接筋骨尽碎瘫倒在地躲过这一击,他现在已经去“另一个世界了。”

这样不要命的人,项天歌真的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去形容他了,不过他看到尹昊现在四肢极度弯曲的惨状,也不好意思再说些什么了,毕竟搞成这样自己也有一半的责任。他缓缓的走近,蹲在尹昊的面前说道,“好了胜负已分,钱我不要你的了。你把自己用异能治好了就赶紧回去吧。”说完他准备起身离开。

可就在这一瞬间,瘫倒在地上的尹昊不知从哪来的力量。硬生生的拱起自己的身子用自己的头部狠狠的撞向了项天歌的膝盖上,这一下把项天歌撞的重心直接就没了,向后摔了一个屁股蹲,狠狠的坐在了地上。

“我去,什么鬼。”项天歌坐在地上看着此时再次瘫倒在地的尹昊。

他的鼻子在刚刚的撞击完项天歌的膝盖后直接磕在了地上,现在弄的满脸是血。简直惨的不能再惨了。可尽管如此尹昊此时居然在笑,在狂笑!“哈哈哈哈,项老师,我赢了!我碰到你了!哈哈哈。”

项天歌此时呆呆的望着尹昊他还没从尹昊刚刚那无缘无故的一撞上缓过神了,听到尹昊此时说的话,他看了看自己坐在地上的屁股,再看看自己刚刚被他撞的膝盖也开始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尹昊这家伙真的是太有趣了,哈哈哈。“说完也直接顺势躺倒在了河畔的空地上继续笑着。

两个神经男子在河边在河边打架然后狂笑不止,如果有记者看到这两个家伙,估计一定会写出这样的报道。确实不了解事情始末的人,看到他们的怪异行为绝对会认为他们俩个精神有点问题。

半个小时后尹昊运用异能恢复了自己的上半身肌肉和骨骼的基本治疗,勉强能坐起身来继续给自己的双腿治疗着。项天歌则站在一旁,从口袋中拿出一包烟和打火机,点上了一根抽了起来。

”香烟?灾前产物好久都没看到了。“尹昊看着项天歌手里的烟说道。

”你也抽?“项天歌手拿香烟盒熟练的抖了抖,抖出一根向尹昊拱了拱问道。一看这架势就是老烟民了。

“不抽,只是看到了觉得好奇,现在这个时候还有生产这些的吗?”尹昊回答道。

”没了,只是以前出任务的时候,搜到的一点存货罢了。没剩多少了。“项天歌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说道。

二人沉默片刻,

”我愿赌服输说说你问题吧,我知无不言。“项天歌接着说道

“好啊,那这样的话。就请项老师告诉我关于你”修罗“名号的来历吧。”尹昊饶有兴趣的说道。

“你想知道这个干嘛?这是隐私啊,我才不会告诉你这种事情。有些事情知道了没好处的懂吧!你换个问题这个我不会回答的。“项天歌拒绝的很干脆,但这也在尹昊的预料之中。

上次罗德叫项天歌”修罗“之时他微微皱眉的微表情被善于观察的尹昊捕捉到了,他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些项天歌不想透露的过去,所以拿这个来起个头最合适不过。

”不是吧,刚刚还说知无不言,现在问了又不答。项老师真是说话不算数啊!”尹昊一脸鄙视的抱怨道。

“我只是让你换一个问题又没说不回答你,不管你换什么我都答应如何?赌注还是一样没变好吧。“项天歌回应道。

”那既然您都这么说了,不如让我当你的专属弟子如何?“尹昊狡猾的说道。

”我刚刚切磋之前说过我不会干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的。你不要跟我玩什么文字游戏,我们都是华夏人,你绕不住我的。“项天歌又再次拒绝了尹昊拜师的提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