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天歌此时短袖短裤人字拖,一副睡衣打扮。吊儿郎当无精打采的打着哈气,丝毫并不在意罗德对自己释放出的无限杀意!

“啊,我说罗德队长,一大清早在别人家学院门口,大吵大嚷,还大打出手,你做事真的是一年比一年出格啊。”项天歌,随意的看着罗德回答道。

“你个逃兵,没有资格叫我队长。收起你那一副故作轻松的作态,我最讨厌你这样的人。“罗德愤怒的说道。

”哎呦,那你可冤枉我了,我就长这样啊,我做事很认真的好吧。“项天歌此时又是一脸傻笑的回答道。

“你少跟我废话项天歌,我今天是来带我们奥林匹斯的学员回学校登记的,其中出了点意外,才来到了你们玄门门口。你赶紧把他们交出来,否者别怪我不客气!”罗德冷冷的说道。

“哦?”项天歌一副好奇的样子看着身后的3位年轻人。

“他撒谎,项老师,我们要来的就是玄门,是他一定要将我们强行带回奥林匹斯。”尹昊忍着剧痛同时治疗着自己消失的手臂再次生长并说道。卓芯月从旁协助,唤出麻醉性的植物减轻他的痛苦。

“哦,是吗?那你们是我玄门的学员啊!奥林匹斯的学员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你是不是找错人了啊!罗德队长。”项天歌一副东张西望的样子戏谑着罗德。

“够了!我今天必须带他们回去,谁拦我就是死!包括你项天歌!看到这块赦杀令了吗?我已经干掉好多不自量力的导师了,不缺你一个!给我滚开。“罗德已经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杀意他从空袋中掏出令牌怒吼道。

异能量的波动疯狂的释放,形成一阵热浪,冲击着周围。可见这罗德是拿出了真本事想要击杀眼前的项天歌,这是有多大的仇啊。

”哎呀,好凶啊!“项天歌被这股热浪打在脸上,却依然保持着笑容说道。

后面的尹昊三人可就受不住了,“好烫!”尹昊叫了出来。这股热浪如同火焰般一瞬间灼伤着他们的皮肤。

“哦!我知道了罗德队长你是想要,切磋切磋咯。大家作为学院的导师进行一下学术上的交流也不是不可以。好啊,好啊,部队上下来以后好久都没好好活动一番筋骨了。“项天歌对着罗德说道,但并不像之前那样的玩笑模样,他的眼神中略显了几分认真的模样。

”收起你那蹩脚的演技,我们都是从米迦勒回来的战士!切磋?哼,我眼里只有杀戮!“罗德怒吼道。

”你好好说话嘛,那么大声嗓子不累吗?“项天歌回应道。

”项老师,你小心他的异能能削减空间!“格雷提醒道。

”我知道,我跟他可是老相识了!“话刚说完呢,项天歌就直接消失在了格雷的视线之中。

”瞬移?“格雷猜测道。

项天歌的身影忽隐忽现,飘忽不定捉摸不透,时而出现在罗德面前,时而出现在头顶时而出现在身后。总之就是不停着牵制着罗德的进攻。

罗德找不到目标也就无从下手。数招削减空间都全部打空,拿这项天歌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混账东西就会到处逃窜,你还算是个战士吗?有种出来正面对决。”罗德怒火中烧直接一击打向了

玄门的学院大门,那青砖白柱三拱“牌坊”瞬间被削去一半!向下倒塌。成了一片废墟石堆。

这一下是众人都没有预料到的,而罗德也只是为了泄愤而已他根本不会在意这点损失,但他没想到的是他这样的一个随意举动却成功的激起了项天歌的战意。

项天歌,一瞬间出现在了现在已是一片废墟的学院大门处,背对着众人,大家都不知道他为什么停下来,并且站在那个地方一动不动。罗德抓住机会,向他冲去准备一拳,削去项天歌的头颅。正在他出拳之际一个充满愤怒和杀意的眼神,直接让他赶紧闪身退出攻击范围。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那深入骨髓的恶寒,饱含着浓浓的杀意从那静止不动的项天歌身上,散发了出来。

“罗德!”项天歌冷冷的说道,此时脸上再无笑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