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月”

张小贝也深知今天是满月的事实。张小贝和她的奶奶根据其父母生前嘱咐的用药配方每个月都会定期配制抑制卓卓潜在异能力的药剂但是卓卓一直都不清楚,她们每次都谎称是维生素饮料让卓卓服用。因此在过去的3年里,卓卓的身体一直没有发生过在满月潜在身体异能变化的事情。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卓卓这孩子非常有孝心且善良为了给奶奶和小贝分担负担,她偷偷的去参军,让自己与家人获得了在乌列城生活的资格,自从卓卓开始参军他参加了大大小小的战役和任务,药物就开始不定期的停止服用。这才导致她在那一场九死一生的战斗中压制不住体内的潜藏的能力。在当天的满月之下释放了自己压抑了数年之久的可怕的异能力。

现在的状况这韩睿无疑是直接给卓卓送出了一套送命题。

是去还是不去。去的话不知这韩睿到底想做些什么,不去的话就只能等军事法庭的人前来抓捕疑似魔化人奸细的卓卓。不管选择哪条路结果都难以想象。

张小贝在和这韩睿的不断接触中发现他对卓卓身体潜藏的那股力量无比的痴迷。从他的言行上来看。张小贝仿佛看到了当初卓卓的父母,他们那时候的癫狂,他们想把卓卓的异能人格永远留在世上他们狰狞的面目和现在的韩睿一摸一样。

张小贝一直紧紧的拉着卓卓的手,卓卓也看出了张小贝的担心就乖乖的坐了下来。用手不停的抚摸着张小贝的秀发并安慰着张小贝说道:“小贝一直都是你在保护我,这次我想保护你和奶奶。相信我。”说着她用坚定的眼神看向张小贝,张小贝一下就读懂了她的眼神。眼眶中浸满了泪水,可她忍住不让眼泪流出来。然后也用同样坚定的看着卓卓回应道:“好,那你帮我擦一下身子吧,我想休息了。”说完便看向了不远处的格雷。

格雷一听也识趣的离开了病房,回到自己一直坐着的椅子上等待着二人。

可是时间越来越久,格雷越等越觉得不太对劲。过了许久格雷终于决定进去看看这两姐妹到底搞得什么鬼,但当他再次走入病房之时,只见窗户大开着,病房内也只剩下了静静的躺在病床上仿佛是在等待着格雷进来的张小贝。

格雷一看这个架势就知道坏了,自己上当了卓卓肯定偷跑出去自己找那韩睿去了。

接着他看了一眼张小贝冷冷的说道:“你放她走的?”

张小贝摇了摇头并回答:“卓卓就是这样,她决定的事情。谁都拦不住的。她告诉我,她长大了。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去解决。”

“你这是让她去送死!”格雷冷冷的说道。

“所以我在等你进来,雨田,我们没得选择。除了去找这个韩睿。如果军事法庭的人真的来抓卓卓就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张小贝对格雷说道。

“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请求你们的原谅。我欺骗了你们,将你们卷了进来。但是我希望你能救救卓卓,她没有做错任何事,从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你是有着很强的异能的异人,说着张小贝将一张字条递给了格雷。我刚刚放她走的条件是让她说出地址,你们就到这个地方去找他韩睿肯定还在这里。”

格雷接过纸条看了一眼说道:“你比我想象当中隐藏的还要更深一点,我没有理由帮助你们,但是我有个问题想知道答案,在庆典期间一直给尹昊透露消息的人是不是你?”格雷也注意到了这样一个逻辑矛盾点,他问张小贝而张小贝只是闭上眼睛说道:“这件事情谁知道呢,也许就是凑巧吧。”很显然她并没有否认。

格雷也不再追问下去,他已经得到了答案。他操纵雷势准备御雷而行从这病房之中直接冲出去追上卓卓。

张小贝此时艰难的坐起身对格雷问道:“能告诉我你们的真实名字吗?”

“格雷,尹昊!”说完格雷一瞬间就如闪电一般消失在了病房之中。

“卓卓,你一定要平安无事。”张小贝靠在床上为卓卓不停的祈祷着。

18:00由于今天的天气不算太好,乌云压阵。所以说,月光难以透透过云层。但依然无法改变今天是满月的事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