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父母经历了“三方截杀”说明你们的父母其实是尖端科研人员。”格雷说道

张小贝点了点头并接着说道:“我们两家的祖辈是世交父母也是同一个基因工程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卓卓的父母是基因科学的首席科学家而我的父母是他们的助手。”

“人类在灾变之前所经历的科技瓶颈期长达了数百年之久,为了攻克这一难题人们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找出使人获得“超能”的方法。

异能力在现在来说是一场灾难但在灾变之前获得异能力的人就是成为了打破科学屏障的钥匙。在那之前,人类是多么渴望的获得如今这遍地都是的异能。

卓卓的父母作为基因科学工程的优秀研究学者不断的攻克着关于基因变异和进化的实验。但在项目快要成功之际资金的终止和有关部门的介入。使得这项他们穷极一生的科研项目宣告破产,最终在对成功欲望的驱使之下,他们走向了极端,他们私自将他们的科研成果用在了他们的女儿身上。

使得他们的女儿从小就拥有了可怕的异能力,但这人造的异能有着副作用当异能发动之时女孩却什么也不记得,女孩的父母利用这一成果,拿到了一大笔科研经费,然而好景不长就在这时异能大灾变爆发了。全世界人的三分之一人获得了异能。

当这世界都充满异能的时候,这两位父母的基因科学研究就显得那么可笑荒谬毫无用处。二人开始陷入癫狂研究中,对女孩成为异人的身体进行着更加复杂的实验,在基因改造获得超能和灾变后的异能进行组合和研究。最终诞生出了一个在月圆之夜才变身的超级异能人类。这就是卓卓你的真正身世之谜。

而我的父母亲眼目睹了你的父母从知性变为癫狂的状态,他们决定不再给与他们帮助,但你的父母已经回不了头了,他们甚至做出了一个可怕的决定,抹杀掉你原来的人格,让他们制造出来的怪物永远活在这世上,为了阻止你的父母,我的父亲透露消息给了异人军和智人最终“三方截杀毁灭了整个试验机构。我的母亲在那天之前也偷偷救出了还在昏迷的你让奶奶带着我们来到了乌列,之后的事情你就知道了。可是最后连我的父母也被灭口了这也许就是上天的惩罚吧。

本来这件事情我以为以后也没人会知道。但是,卓卓还是去参军了。在军队的日子里还是被人发现了。那个人某一天来威胁我说如果说我不按照他要求的做的话。他就要把你上报成魔化人然后送到军事法庭。我知道你的体质现在是说不清楚的,即使查清楚了你也会被列为危险目标,被关起来,为了保护你我只能选择配合他。

一摸一样的悲惨的故事也从那监狱中的瘦弱男人口中娓娓道来,尹昊听完极为震惊。也从这个故事中得到了很多新的信息和情报。不过这么一梳理这一切就都说的通了,而面前的这个变态的目标毫无疑问就是那满月之夜能变身成为超级异人的卓卓。

随后瘦弱男人站直了身子对尹昊说道:“你是我的情敌,我要让你死的明明白白的。否则难解我心头之恨。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去准备我的婚礼了。我本来想来弄死你的,但现在在我改变主意了,你如此无知不配带着嫉妒死去,我要让你看到我和卓卓在一起的样子,让你痛苦。哈哈哈哈。“说着他直接径直离开了监狱。

”该死的,非要把别人比作你的情敌“尹昊此时顿时感觉不爽哪有这么自说自话的人,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看着瘦弱的不得了实际上是个表演型人格的变态。不过还好他对自己不感兴趣,因为此时他身上的东西都被收走了,没有龙皇铠此时的他还是难以与其一战。

那人走后10分钟着两个呆若木鸡般矗在原地的两个看守终于恢复了神志,”刚刚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在这里?”两个看守互相询问着对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