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昊自从被带走之后就一直被安置在西方战区军营的监狱之中。在这过去的短短几天里,尹昊不断的梳理着自从他来到乌列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如果说这背后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推动着整个事件。那么这个幕后黑手他肯定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目前可知这一系列举动表面上都是冲着尹昊而来的。但只是为了针对尹昊,何须如此大费周章又为何一定要选择在到达乌列城之后动手,进行了如此周密的计划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和后面一系列动作都显得如此矛盾。

一系列的泄漏消息都是为了把尹昊暴露在科尔面前?再借由恐怖袭击和试炼陷害达到抓捕自己的目的。此人必定对尹昊知之甚少,但是出于某种契机,他一定要干掉尹昊,更像是因为某件事一瞬间就把尹昊归列成了敌人的行列。但莫名的可以感觉出这其中有一个第三方在巧妙的维系着两者之间的平衡。不会使尹昊等人真正的掉入圈套之中。

从这就可以看出敌人的本来目的其实并不是自己或者格雷。自己的出现可能只是一个巧合。而这个巧合影响到了这个幕后操纵者的一系列布局,所以说他才迫不得已的想将自己除掉。尹昊一边分析着一边用周围捡起的石子,在监狱的墙上画起了案情分析图。种种的矛盾和冲突都直指在了他出现在张小贝的家中那一刻而张小贝作为嫌疑人之一。她无疑已经被排除出了目标的行列,那剩下的最有可能的就是卓卓了!

尹昊最后还是推演出了这一切真正的导向。

“厉害厉害啊。短短几天的时间就想明白了。”

此刻,一位看起来十分瘦弱脸颊上也异常消瘦的男子,从阴暗的牢房外缓缓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名看守的士兵。“你的确不是我的目标。或者说你根本不配成为我的目标。我的从来眼中都只有卓卓罢了。”

“你是谁?面熟啊。”尹昊试探性的问道

“不错你记性不错,在庆典那一天的守备队。那时候我就站在卓卓身后。啊!能在她背后注视着她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光。”那瘦弱的男子满脸布满了猥琐的笑意,仰着头看向房顶的电灯意淫着。

“你脑子有问题吧?看来你是个变态啊,你设计这一连串到底是为了什么?”尹昊没好气的说道。

“为什么?你和另外一个小子。两个大男人闯入卓卓她们家里,你还问我为什么?”那家伙的脸色明显变得凶恶起来。

“那我想你可能是会错意了。是借宿一晚而已你不要想太多。我对你的女神卓卓,也并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不过你这种阴险小人。我看你八成是追不到人家的。”尹昊这句话直接一击戳中了他扭曲的内心。

那名军官用力的锤击了着牢房的狱门说道:“给我闭嘴,你什么都不懂。你一点也不了解卓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

“本来想制造一起事故弄死你们。不过你命大。庆典的时候要不是张小贝那个蠢女人搞砸了让你们逃过一劫,你们现在早就死刑了。不过没关系,现在你也进来了外面的那小子也不成气候。已经来不及了,今晚我就能见到那个卓卓了!”那男子又是满脸变态的笑容说道。

尹昊透过狱门之间的缝隙一下把手伸了出去,直接一把抓住了男子的衣领把他往监狱的牢房上一拉。

“我不管你想要干嘛?但是如果说你胆敢伤害卓卓他们的话。我和我在外面的朋友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就凭你们,你先在这个牢里呆满7天再说吧。”那男子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说道。

男子摆了摆手像操纵木偶一般召唤了身后的两名狱警,他们就像失了魂魄一样上前将尹昊拉在他衣领上面的手强行的扯开。被放开后男子往后退了几步,靠在了监狱走道的墙壁上拿出一根烟点了起来并说道:“反正现在离晚上还有点时间就给你讲个故事吧。”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异人和魔化人的混种吗?。

“你在说什么呢?”尹昊觉得这个人在跟自己开玩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