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是单纯的买个包,那也太瞧不起王霄的牌面了。

一如上次去赴王柏川的酒场,王霄带着樊胜美在众多奢侈品店里再次周游一圈。

这次的牌面明显比上次高的多。

进店之后王霄没有到处转悠,直接就问你们店里最好的是哪个。

之后在樊胜美的眼中,形象高大犹如天神下凡的王霄,就会用手中看上去亿文不值的卡,将那些不值亿提的昂贵奢侈品装进包装袋里,最后塞进了她的手中。

“还想去哪儿?”

一直都是晕晕乎乎的樊胜美,听到王霄的问话,下意识的就想说普拉达的新款鞋子还没看。

不过好在作为大龄女青年,樊胜美的头脑还是保留了一丝的清明。

她很清楚王霄这么问不是真的还想要再陪她逛街,毕竟这条街这么长,天黑了也逛不完。

依照她的经验来说,男人这么问的时候想表达的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你特喵的有完没完!

虽然依依不舍,可樊胜美却是小鸟依人的说“我想请你吃饭。”

没说为了表达感谢,仅仅是说了想请吃饭。

王霄明白樊胜美的意思,他今天花了这么多,当然不可能是一顿饭就打发的。

那些认为男人送了昂贵的礼物,几声谢谢几顿饭就能打发掉的女人。不是太年轻没经验,不懂得什么是真实。就是纯粹的骗子。

王霄假装没听懂,打开了车门“还真是饿了,是到饭点了。”

看着后备箱里堆满的礼品袋,樊胜美脸上的笑容无论如何都无法掩饰。看向王霄的目光,那是真的蕴含着满满的水意。

晚饭是在一家高档酒店的餐厅里吃的。

因为开车的时候王霄无意间说了一句,某某酒店的餐厅海鲜澳虾味道不错。

樊胜美闻弦音而知雅意,顺着说我也知道这家餐厅,挺不错的。咱们就去那里吃吧。

王霄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从善如流了。

点餐的时候,看着餐牌上那什么海参鲍鱼,牡蛎澳虾的。不屑的笑着‘王某天赋异禀,还用吃这些?’

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用餐结束。

樊胜美结账的时候,看着账单上那海参鲍鱼,牡蛎澳虾的价格眉头都皱一块儿去了。

这些东西也太贵了吧。

王霄拿着餐巾抹着嘴角,端起红酒喝了一口。

他的心里正在考虑着,该如何寻找前往楼上房间休息的理由。

然后很快的,樊胜美结账之后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

“可能是红酒喝多了,我有点不舒服。”

樊胜美轻轻揉着额头“要不我们休息一会再回去?”

王霄优雅的点头“嗯,身体重要。说来也巧,我有这家酒店的贵宾房卡,要不咱们去房间里待会,总比坐大厅要强。”

樊胜美抬手在脸前忽闪着,俏脸上红晕微酡“好啊。”

至于为什么王霄会在这种高档酒店里定下长期套房,那就没人知道啦。

奢华的套房内,推开窗帘。入目所见,就是车水马龙,灯火璀璨的魔都夜景。

这幅景象太美丽,每一个生活在这里的人都会被吸引而不可自拔。

王霄拿着一瓶矿泉水站在窗前,默默的注视着窗外的繁华盛世。

这次任务世界里,他依靠着提前获知的讯息赚到了大钱。这才有了后面的从容不迫。

若是没有这个赚钱的渠道,那他现在估计不是在街头卖艺,就是在某家饭店的后厨做厨子。

王霄心中考虑的是,自己要如何在现代世界里赚大钱,过上有钱人的不值亿提的快乐生活。

现在王霄开R8,住豪华酒店。可现代世界里,他顶多只能买R8的轮子,还是住在出租屋里。

虽说女票有钱,可作为一个挂壁,王霄可不屑于用女人的钱。

除非是他的挂没了。

樊胜美走了过来,从身后抱住了他。

“别这样。”王霄推拒着“我不是这种人。”

樊胜美的俏脸靠在了王霄那宽厚结实的后背上,轻声低语“我太累了,只想找个人依靠。”

王霄叹了口气,终于是放弃了激烈的抵抗,任由樊胜美依靠在自己的后背上。

“别想这么多,你肯定会遇上好男人的。”

樊胜美无声的笑着,向前伸出了手“嗯,我知道。”

王霄的鼻息逐渐有些重“真的别这样,我们不合适。”

“为什么?”

“因为我有应激创伤综合症。”王霄随口就将都市文的传统套路搬了出来。

话说这个症状还真是有意思,因为只有漂亮的妹子才能治愈。

樊胜美的笑容愈盛,轻声呢喃“现在我就是医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