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此一次的偷袭后,顾书白也不敢放姜漪一个人待着了。

整个海疆的人也都知道了,姜漪这次受袭,肯定还会再有第二次。

莱国那边有人逃回去,事后必然密商谋算。

海疆发生的事,姜漪让人瞒着沈云行,不必送消息出去。

而此时的边疆。

一场又一场的对战下来,大家都非常的疲惫,死在这里的人可以堆起数道城墙了。

柳君仪穿着厚厚的斗篷,策着马从泸城出去,身后跟着不少的人。

元冬带着一群人在前方的路段等着柳君仪他们。

看到他们来,元冬打马迎上几步:“是河庆府送来的衣物?”

身后跟着的是数辆马车。

柳君仪点了点头:“他们的东西一到我们就马上运了出来,元大人,你们这里的情况如何?”

“有沈将军他们在这里守着,边关不会失守。”元冬是泸城的长史,这时候要做的就是确保后备的充足,免得供应不上断了后路。

而战事上,他也没有参与,当然,遇敌他们也会杀。

但他们真正的任务是确保边关将士的温饱问题,元冬又问:“海疆那边没有书信过来吗?”

柳君仪摇头:“海疆那里的情况不明,来往的书信也需要大半个月,来来回回的跑,已过了一个月。一个月可以改变很多事了。元大人,东西我就交给你们了。”

“这本就是我们要做的事,你们不过是泸城的商户,”元冬的人迅速接过了柳君仪的活。

“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谁都是为了大盛朝,为了天下黎民百姓能够过上平安顺遂的日子。一旦有海疆的消息,我会立即送出来交到沈将军的手中。”

他们都知道,沈云行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海疆的情况,那边只要很久没有消息传来,他就会派好几批人过来问,实在收不到,就让人从边疆赶往海疆。

两边兼顾是不可能的了,沈云行能做的就是要抵挡琻国。

在入夜前,元冬将衣物全部送到了边关的将士们手中,这么多人,分发衣物也需要很长的时间。

沈云行从大帐中走出来,一身铁血味,那凶悍的面相在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杀戮,戾气更浓重,一出帐来,就像是一头吃人的猛兽。

元冬看到沈云行,立即就垂首:“沈将军!”

“可有海疆的消息,”沈云行盯着元冬,第一句话就是问海疆。

元冬摇头:“海疆并没有消息到,沈将军,河庆府送来的衣物,已经全部送到了。”

沈云行沉着脸点头,那模样看上去更加的凶恶,数月以来的杀戮让他连眼中的目光也变得像出鞘的利剑一样。

沈云行道:“你可以先回去,边关这边已经不太安全了。”

“有沈将军在,边关不会倒,”元冬对沈云行非常的有自信,自从沈云行来了之后,琻国就产生了惧意,每次的进攻都带着怯意。

这些任谁都看得出来了。

沈云行冷着脸没有说话,就在站原地,看向海疆的方位。

他现在恨不得将这里处理好返回海疆,那里有他牵挂的人。

但事实上,边疆的战事会比海疆的战事拉得更长,而且更凶残。

“海疆一有消息,尽快送过来,”沈云行丢下这话就大步朝着城墙走上去。

元冬知道今晚可能还会有一战,他立即带着人先离开了。

不是元冬不想留下来帮忙,是帮不上,他除了能带着人在边围处打些小战事,大战面前,他也只能像将士们一样杀,没有任何建议性的战略提供。

倒不如站在背后,给他们做最坚实的后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