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亮的红木大门在高夕又众人到达的时候就被直接打开了正大门,因为昨天她们公主府就收到了丞相府二小姐的帖子,公主已经交代了一定要打开正大门迎接丞相府的马车,丞相府的二小姐不用下马车走侧门,而是以贵客的身份坐着马车直接从正大门进去。这让驾车的张叔惊讶不已,他本来停下马车要给小姐拿下马的凳子,看见大门打开,他愣住了,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不过还是见识多反映快的人,立刻领悟到了这是主人家对自己小姐的尊重,放慢速度把马车驶进去。

高夕又对于自己不用下马车就能直接坐着马车进去也有点惊讶,没想到公主对她这么看重,不会是像祖母说的那样吧,就是把她当做正经儿媳妇人选了吧。再透过马车窗口往外看去,两面各站着十个传说中的身着黑色统一服装的羽林卫,“看,这就是传说中的羽林卫。”崔优优一脸痴迷地看着那些羽林卫,这是她对强者的一种钦慕。“你怎么知道他们就是什么卫,我怎么看不出来。”小杏桃是半点也不了解这些的。崔优优用手指指他们黑色衣服腰间的金色腰带,“看见没,腰带上有个羽字,那就是传说中以一敌十的羽林卫,带着他们出门,你就啥也不怕了。”小杏桃顺着崔优优的指向一看,果真是,“他们真的这么厉害?”“你不用怀疑,这是整个京都都知道的,羽林卫不是简单的武功高强,他们本来就是百里挑一,再送到战场上历练一年再回来做羽林卫的,单单公主府居然就有百名羽林卫,这阵势真是让人惊叹啊。如果小姐将来能嫁来这里,晚上都能睡的踏实一些。”崔优优都开起了高夕又的玩笑。

高夕又弹了一下崔优优的脑瓜蹦子,“别调皮,八字没一撇,咱们来公主府又不是赶着把自己嫁到这里来的,咱们还有正经事要做,别开这种无聊的玩笑,要小心别人听了去,说我们心怀不轨,这就不大好办了,说话做事要谨慎些,尤其现在我们还是在公主府,在人家的地盘,开玩笑也不能乱开,别人听了就可以理解成很多种意思,会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的。”

崔优优立刻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是,小姐,我再也不乱开玩笑了,我知道了,我会更加小心地说话的。”高夕又点点头,继续看向窗外,看一下公主府的环境,认一路,地方太大,容易迷路啊。

马车慢慢驶着,把她们带到了会客室,张叔就把马车停了下来,并把下马车的凳子给高夕又放好,按照高夕又自己的想法,直接跳下来就好,但是来到别人家中,礼仪一定要做足,不留话柄。高夕又踩着凳子刚下来,公主就带着仆人直接从会客室迎了出来,一脸笑盈盈地看着高夕又,“昨天收到了你要来府中的帖子,甚是开心,我开心地一夜都没睡好。我家老爷和公子都不在家,他们都在书院忙着考试,老爷忙着监考,公子忙着考试,所以今天只能是我自己一个人来迎接你,要是他们两个在家,那肯定是我们一家三口都要出来迎接高小姐的。你能来我真是太开心了,那天别过后我还在想找一天时间上你府上看看你,没想到你就先给我来拜帖了,我真是开心坏了。”

高夕又领着两个丫鬟给太平公主行了一个见面礼,“劳烦公主惦记,我深感荣幸,那天跟公主相遇,还得公主赠送无价之宝,作为晚辈,一定是我来给长辈家拜见,希望公主别嫌弃我叨扰。您一个人来见我,我都觉得自己幸运无比了,哪能劳烦到老爷和公子。”

公主越看高夕又越喜欢,今天高夕又穿了一件浅绿色的裙子,整个人清新嫩绿,这种有朝气又不妖艳的颜色非常招长辈喜欢,至少公主是非常喜欢的,她年轻的时候也喜欢嫩绿色,觉得穿着嫩绿色的衣服自己就像一颗嫩芽一样茁壮成长有朝气,十分有活力。高夕又的头上就一根普通的玉簪,没其他繁杂的配饰,但是手间佩戴的却是与她送给高夕又那件帝王紫手镯齐名的帝王绿手镯。嫩绿的衣裳衬托出帝王绿手镯更加灵气十足,通体荧光十足,宛如一摸绿泉在手间灵动,惹得太平公主也情不自禁地握起了高夕又的手,细细查看着这个镯子,“真的是一丝杂质和瑕疵都没有,怪不得世人说这个镯子和我送你的那个齐名,真的是太美了,你选的衣服好,和你的镯子十分相配。看看这水头,足足的,透透的,都能看到你的皮肤了。太美了,这是你母亲给你留下的吧,我对你母亲以前的盛名也是略有所闻,可惜就是她英年早逝,还未来的及结交,就没有这个机会了。好了,不说了,我们进去说,早晨的太阳虽然不是很猛,晒久了还蛮热啊,我们进去里面说。你是不是还没吃早餐,我给你准备了早饭了,进去一起吃吧,一边吃一边慢慢聊。”

太平公主就顺手牵着高夕又带着镯子的这边手,拉着她就往会客室里面走。

高夕又被热情的公主大人直接拖了进来,高夕又有点哭笑不得,这公主对她也太热情了吧,就好像从小看着她长大一样那么热情。高夕又一进会客室,被餐桌上满满一桌的美食惊呆了,这么多,这是请了十几个人来吃早饭么?还好她来的早,万一公主吃饱了早饭,那她的辛辛苦苦准备的早餐就没什么意义了。

“公主,我给您做了两样很特别的早餐,不是什么珍贵的食材做的,但是胜在独特,放眼这整个京都城,您是第一个尝到这个食物的人,包您第一次见,而且吃的开心。”

“吃的开心,这就有意思了,我只听说食物美味不美味,但是吃的开心我还是第一次见。快,快拿出来我看看,我看看如何个特别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