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这才露出一个笑脸,对着小青梧说道:“这,这算什么呀,我这不是想说给您多弄些花瓣,让您觉得香香的吗?不是只有您这心情好了,我们这做下人的才有活路可言的,不然呢,您每一回一个不开心,将我们这些人全都打杀了去,那我们可真的就是没有活路可言了,这些事情嘛说的可大也可大说的可小也可小,就是不知道您怎么想的,唉呀,这做奴才的呀,最主要是能够跟到一个好主子,若是主子仁爱仁慈呢,树立我们的生活过得也就好些,如果是主子一天天没分寸又没招没唠的,我们这些个奴婢跟着呀也是受罪!”

小青梧听了这话,一张脸竟然也做不出任何表情,呆呆的看着黑夜,黑夜这手里还在替他加着热水,不过这一回是将他浴桶当中的水舀了一些出来,舀的时候还十分注意,并没有将那花瓣都舀出来,小青梧看着他半晌。

这才结结巴巴的说道:“你这话,这话是从何而起呀?怎么还暗地里明着暗着的讽刺于我呢?我什么时候让你们觉得不开心了?!”

小青梧一边说,一边还将毛巾搭在了自己的肩上,头靠在了那浴桶中缓和着精神,这组主仆二人也算是有说有笑,小青梧从不在意着,下人们对自己的言行是否有多么尊敬,他在意的是真心若是无半点真心,就算是再尊敬又有什么作用呢?

而黑夜与白夜,这是他最最不同的两个下人罢了,现在看来,这何止是下人呢,经常有小丫鬟在私底下说小青梧宠着他俩的样儿,简直就是在像宠着二小姐跟三小姐。

小青梧不是没有听过此类的闲言碎语,只是他觉得那小丫鬟说的有道理,他可不就是在宠着吗?

黑夜听了这话,撇撇嘴去了一边,将那烛火又添了一盏,使得屋里更明亮了些,对着小青梧说道:“好了好了小姐,奴婢这不也是为你担心吗?你说你这么小就敢实施这种计划,要是等大了那还得了吗?真不愧是我这侯府当中唯一的嫡出小姐呀!”

小青梧听了这话,顿时动作都停滞了一下子,这才抬起头,严肃的看着深夜说的:“这是这老妖婆用来挖苦咱们的字眼,你怎么还用上了呢?我可告诉你,这话以后不许再提了,若是叫哥哥姐姐听见该有多伤心呢,他们从小对我都是极好的,而且爹爹对他们从任何角度上来看,对我都是一视同仁的,我们侯府不新讲那个庶出嫡出的字眼!”

黑夜这才不情不愿的,施了一礼回答着小姐,说道:“是小姐,奴婢记住了,以后一定不再提这个话,可今日那老妖婆说这个话的时候,我看您可是听得津津有味的,弄得奴婢好像真的以为您听上心去了呢!”

黑夜一边说着,一边在挑那烛火里的东西,没了还替那烛火多加了些灯油。

小青梧看着他左捅过两下,右捅了两下,颇为无奈的气笑了,对着他说的:“你呀你呀,一有一些想不明白的事情就喜欢左弄一弄,右弄一弄轻点弄回头,再把我的院子都给点着了,赶紧赶紧去给我拿杯水,小姐我泡了好一会子,现在啊感觉都渴了!”

黑夜立刻跑了两步,去那桌上替小青梧倒了杯水,又端着恭恭敬敬的拿了回来,滴到他的嘴边,小青梧一下拿过茶杯,一饮而尽,不由得大舒了一口气,脸上也挂上些笑容说道:“不错不错,要知道论茶吗?还是我这屋子里的茶比的老妖婆,屋子里的茶好上太多了,今日我带他喝那口茶呀,简直就是不喝不行,若真是不喝,我到嗓子眼儿的话都快憋憋不住说出来了,那不就前功尽弃了吗?”

“哎哟,我那口茶真的噎的我是不上不下,隐约的我还感觉到茶里边有灰烬呢!”

黑夜这时候面上也带了一丝尴尬,他想跟小姐说的茶中不仅有灰烬,还有些别的不明物体抽出了半晌,却最后也没将此话说出来,如果真是说出来,想必呀这一夜谁也不用睡了,光灌水玩儿了的,依小姐的性格,估计恨不得喝他个十桶八桶的水,才算是心安。

想到这他不禁轻咳了一声,把话题又扯了回去,就那么站着直勾勾的看着小青梧。

半晌小青梧总算是败下阵来开口,说道:“好好好,算我输了算我输了,你不就是想可吗?那我就告诉你吧,这些事情啊其实都不足为惧,你晓得我后边还有更大的计划,你要只要好好的跟住小姐,我以后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还有一点就是今日之事不许回,去告诉白夜,也不许告诉老管家,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背地里里那些小动作,我只是懒得与你们计较罢了,老管家也无非就是关爱我,怕我惹出祸乱,只是我早就不是他们想象中那个什么都不懂,一派天真无邪的小屁孩儿了!”

小青梧这般说着,眼中的深重也越来越显眼,目光直直的定向远方,黑夜顺着他的目光过去,只是在找不到他目光真正的落脚点,反倒像是超脱了的,先人看什么都是淡淡的样子,这衣服的样子可将黑夜的心咯噔一下,下个不停,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事情,才引得眼前这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侯府嫡女,改变了他的行事做人的准则与爱好,这么早就要做出一些与自己年龄不相符的事情,难不成这就是有钱的大户人家该承担的责任吗?可这也太小了,自己的小姐才4岁啊。

黑夜在心中无限替小姐心疼了,可他自己也忘了自己,无非也就只比小姐大了那么几岁而已,还不足10岁的他站在小姐身旁,虽说是高了一头有余,可周身的气派差了许多,小姐就算是站在那里,都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气质所在,令人不会去轻视了他也不敢无视了他。

他们站在小姐的后方,就算是与小姐并肩而战,可被小姐得终身的气派一压,反倒叫他们再也说不出任何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