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声砰,蓬莱仙岛中又一次巨声炸裂响起,那所幻竹屋再一次化作灰沫,本是白衣的老者,此刻却是眉毛胡子满头的灰尘。

只能两个字,邋遢。

而他一旁还有另一个老头,胖乎乎的圆脸上满是气怒。

也是一身灰沫。

“老毒物,你到底懂不懂啊!魇魔内丹所蕴魔灵之力,怎么能以仙灵之力来炼化。”

怒气冲天的话,丹谷子都感觉要炸毛了。

玉家老祖宗甩了甩头,将满头灰沫拍掉。

也是一声怒:

“老药痴,你才懂个屁,魔灵之力与仙灵之力本就同属一源所出,怎么就不能如此炼化,就你,不过是搪塞闭目,不懂变通。

老朽不但要如此炼化,老朽还要炼出融合各力的融灵丹,老朽的毒道才是医药界之最,就你们丹阳那没用的医道,也就骗骗无知者。”

“老毒物,你这叫心性歪邪,医道修身不正,就你这么炼出来的丹药,谁敢放心服用,我丹阳才是正道修身,所修正经医道。”

“得得得,得了吧!老药痴,你丹阳要真这么厉害,怎么百年过也不见你医治好仓旭,还是老朽小外曾孙儿出手,你也有脸…”

“什么你小外曾孙,那分明就是我们星瑶玥丫头…”

两人,又一次因为这事儿争的面红耳赤。

结界波动,弑玖情和君玥儿出现,这两人都没有察觉到,你一句我一句的如此争执不休。

君玥儿瞧去,一片狼藉中,两个都多大岁数的人了,居然撸起袖子,吹胡子瞪眼,一个个药瓶悬浮空中,眼见着就要大干一场。

惊的君玥儿张大了嘴。

弑玖情却没什么多余反应,因为这一切,作为暮二公子的他早已司空见惯,这两人每隔几十年就会这么来一次,看谁的医道更厉害,而每一次两人总是会大打出手。

你下毒,我解毒,以此来向对方证明谁的医道才是最厉害的。

医毒的比拼。

“在打之前,先把东西给我。”弑玖情开口了。

此刻不开口,等这两个老东西动起手来,那结束还不知猴年马月,他现在可没闲时间陪他们耗。

这一声,高空传来,懒散的独特。

两人就要动手,听到这声音,蓦地一同看向高空。

弑玖情和君玥儿踏着祥云落下,本是仙境般的蓬莱仙岛,此刻看去,四周仙泽都感觉被污染了,那些飘飞的桃花瓣上面也满是灰尘。

“臭小子,你怎么来了?”玉家老祖宗两步走过来,都带起一层灰沫,衣袍低摆更焦灼了大片,“你这新婚大喜,来拿什么东西?”

丹谷子也两步走过来,却是打量了弑玖情。

在此之前,丹谷子只在天机殿中那么见过一次弑玖情,而他的那段记忆还被弑玖情给抹除了。

所以这算是丹谷子第一次见长大之后的暮二公子。

目光落在弑玖情身上,一息,暗自点了点头。

仙雅这女婿倒是真不错,玥丫头眼光不错。

“丹阳伯伯。”

君玥儿乖巧问话。

丹谷子这才转向目光看了君玥儿,摸了一把他那满脸灰沫的小胡子,胖乎乎的圆脸上一脸慈笑,完全没有了刚才那气冲冲的样子,很是可爱非常,一个憨憨小老头。

“玥丫头,多日不见,如今真是越发出落的水灵了。”

“嘿嘿,没有呢!”

君玥儿弯弯眸子,嘴角微微鼓了,她这么亲近丹谷子,弑玖情也难得对丹谷子颔首了一下,才又看了玉家老祖宗,面上却是沉落。

“玉老头,你莫不是忘了?”

这话,眼角眯起一道危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