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余成双跟旗山寨等人一起,被发配边疆,而她所去的地方,就是北武朝跟西戎族交界的边城。

得知了此事,牛豪天就想上书为余成双辩驳或求情一番却得到了上头的一记警告,再加上后面庞毅竹的判决下来,让他不禁就歇了这个心思。

云麾将军庞毅竹,因私德有亏,官降一级,罚三年俸禄,判于家中禁足一年。

明明是与旗山寨暗中有勾结,并且与南文朝私通有无,以及最后派鹰啸军的人来袭击虎卫营,都是证据确凿的罪名,最后却只判了一个“私德有亏”!

看到公文上的内容,牛豪天一颗心瞬间就如腊月寒风,一腔热血全息。

没过多久,墨斐和周田也得知了判决结果,不禁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而后不久,关于他们的嘉奖也下来了。

许是出了余成双这件事,上面的人觉得对虎卫营不公,在给他们的奖赏中便比他们之前预料的要高上一些……

牛豪天入了巡防营,品阶没变,得了个归德郎将,日后就留在帝京之中,负责帝京中的安全。

墨斐与周田为北武朝训练出一支神兵勇将,且不费一兵一卒的情况下活捉了旗山寨众人,还查探出旗山寨是西戎族埋在北武朝的据点一事,大功一件又一件,两人均连升两级。

墨斐成了从四品的明威将军,周田成了正五品的宁远将军。

另外,尖兵队伍里的人,依据在剿匪一事中的表现以及能力,均得了正七品以上的官阶,其中,慕沅跟温琰两人齐齐升为从六品的副尉。

最后,虎卫营与另外两个同期的新兵营联合在一起,再加上从各地抽调出来的新兵,成了一支新的军队——虎卫军。

人数从一开始的不到五百之数,一下子变成一万两千人的大队伍,将虎卫营原本的队伍全都都打散,就连尖兵队伍里的人也都分开,各自带领人数或多或少的队伍。

在所有事都尘埃落定的同时,南宫珏也已经到了边城。

她离开帝京时,除了慕沅跟温琰外,其他人都来不及跟她道别,而他们两人得知南宫珏被发配到边城一事中有南宫璟的手笔,心底里就算再为她打抱不平也无法对此再多置喙什么,只是对南宫珏多加叮嘱,说到她恨不得马上被人带走了。

不过在离开前,南宫珏却是趁着对他们拥抱分别的时候,把自己贴身带着的一枚玉佩放到了温琰的怀里。

而以她的手法,温琰直到回到了自己休息的地方,准备沐浴的时候才看到那枚玉佩。

那玉佩上一个温润却又十分明朗的“珏”字,让他整个人都彻底愣住了。

……

一个月后,边城。

“我都说了,你这法子不行!”

南宫珏一身黑衣素服,将身上的尘土都拍了拍,脸上则还沾着土灰,跟眼前那穿着原本应该银光闪闪甲胄,此时却与她一般灰头土脸的人不悦的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