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仓宗滴继续说道。

“加贺国石高不过三十五万,哪来的粮食养活三十万军势?

即便领国上下人口全当了兵,也过不了二十万,把老弱夫孺驱赶上阵,不过是刀下冤魂而已。”

她话音刚落,在场武家已经笑出声来。

一向宗偌大名头,可说起打仗,武家可不怕那些一揆众率领的贱民。

朝仓义景面色不悦,反驳道。

“即便如此,主动挑起战事,空耗粮饷,确实没有意义。”

朝仓宗滴抓住她的错漏,反击道。

“怎么没有意义?

这些年一向宗借着加贺国为根本,辐射我越前北部。

吸引信众,建立寺庙,拒缴税收,已然是一副国中之国的样子。

若不将隐患铲除,等一向宗主动发动一向一揆,怕是九头龙川以北将全部被一揆众肆虐。

之后再做反应已经迟了,各家在北方的领地都会被践踏一空。”

她一番话让家业在福井平原北方的分家们两眼泪汪汪,看向家督的眼神不善。

宗滴公说得对,家督不通军事。

朝仓宗滴话头再转,说道。

“我此次北伐,意在驱逐一向宗尼官出境,铲平她们的寺院,驱散信众,还各家一个太平。

我家和一向宗利益不合,迟早是要作战的。

既然如此,在加贺境内打仗,总比在我家的福井平原上要好。

此战的目标是打通大日山,从大日山溪谷出兵南加贺。

推进至大圣川,与一向宗隔河对峙,防止她们再度渗透越前。

大日山到大圣川一带,以领地安堵托付给大野众,将一向宗的威胁踢出越前国境。”

此言一出,在坐大野众几位顿时激动起来。

大圣川水源充沛,两岸皆是肥田,正是生活在穷乡僻壤的大野众所向往。

朝仓宗滴说完,看了朝仓景镜一眼,她身后的大野众也在看她,都在等待这位大野郡司的回答。

朝仓景镜头上冒汗,如坐针毡,如芒在背,如鲠在喉,她能怎么说?

当然是支持啊!不支持,回去怕是一不小心就得暴病而亡。

随着她的表态,朝仓义景闭上了眼睛。

完败。

朝仓家内最强的两众人马,敦贺众与大野众都支持朝仓宗滴开战,她这个家督再不识相,就真的要动摇地位了。

当家督不为麾下牟利,挡着大家发财,要么手里实力够硬,要么脖子够硬。

武家的刀,没少砍下自己家督的脑袋。

朝仓义景终于死了与朝仓宗滴对弈之心,挡不住了,再挡就该没命了。

朝仓宗滴看了眼沉默的家督,没有再得寸进尺,继续她的发号施令。

朝仓家评议已定,春耕后讨伐加贺一向宗。

———

越后,春日山城天守阁。

柿崎景家兴冲冲走进议事厅,嘴里嚷嚷着。

“两位大人找我来,是后勤已经稳妥?可以兵发越中了?”

直江景纲面色难看,没有回答,默默看了眼一旁的宇佐美定满。

柿崎景家心里一沉,问道。

“怎么了?扬北众反了?”

她第一反应便是扬北众那边出了事。

越后国的中越与下越以阿贺野川分界,以北的国内武家被称为扬北众,大多是顽固的反长尾派。

见两姬沉默不语,柿崎景家第一反应便是扬北众反了。

宇佐美定满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本庄繁长举旗造反,扬北众诸家群起响应,中条藤资压制不住,已经发来了求援信。

大熊朝秀跟着举旗,中越守护旧臣多有依附,坂户城主长尾政景,北条城主北条高广皆举旗响应。

本庄实乃死守櫔尾城,发来急信,春耕过后若是没有援军,她只能为主君尽忠了。”

柿崎景家倒吸一口凉气,下越中越几乎全都反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