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仓宗滴看家督面色铁青,心中冷笑不止。

朝仓义景是个庸才,她早就清楚这点,只是今天再次确定了而已。

为什么朝仓各分家都积极响应她的号召?为什么大野众会无视大野郡司朝仓景镜,对她言听计从?

因为利益啊,愚蠢的家督。

纠结于家督权利和威望的朝仓义景糊涂,忽视了武家的本质。

武家们汇聚在一个家名下,向家督献上忠诚,为的是什么?

是维护自己的利益,得到更多的利益。

越前国内主要有三股势力。

其一是敦贺众,盘踞在近江国以北,与近幾关系紧密,疏远国内。

其二是敦贺郡向北翻山后的真柄地区,这里是臣服于越前守护的国内武家地盘。

当初忠于守护斯波家,如今忠于守护朝仓家,朝仓家对她们是既用也防。

其三是福井平原,占了越前五十万石大半,乃国内精华所在,朝仓分家多半分封于此。

离心力最强的敦贺众在三代时候造反,被朝仓宗滴平定,忠于主家的朝仓宗滴被封敦贺郡司。

真柄地区的守护武家被南北朝仓家夹住,只得安份做小,从此国内太平无事。

而福井平原上的朝仓各家,最难熬的是大野郡司朝仓家。

大野郡位于福井平原东部的山地,土地贫瘠,生活困苦,武家也最善战。

大野郡向西就是一乘谷城朝仓宗家所在,背靠东部山区辐射西部平原,占据了福井平原中部大片安全又富庶的田地。

而福井平原北部分封给朝仓各分家,位于她们北方的大日山是与加贺国的分界线。

这些年,加贺一向宗以宗教开路,在越前北部扩散信仰,建立寺院,严守不输不入特权,早被朝仓各分家恨之入骨。

武家残酷压榨底层,大批民众依附一向宗,在越前北部已成尾大不掉之势。

如今本愿寺显如上位,明确表态要扩大地上佛国,各家得到朝仓宗滴报信,岂能不慌。

而大野众,一直是被一乘谷城朝仓宗家当作看门狗来用。

北方加贺国异动,就放狗咬一向宗。无事时,以残羹剩饭,半饥半饱养着。

大野众就算是狗,也忍不下去了。都是朝仓分家,凭什么你们吃肉,我吃s。

大野众每每到北方作战,就不垂涎加贺国的土地?过了大日山,大圣川一带向北延伸都是肥沃的平原!

朝仓宗家在一乘谷城过了三代好日子,积累了大量矛盾。

要不是朝仓宗滴这尊大佛镇着,家内早就闹翻了天。

如今朝仓宗滴要与宗家撕破脸,和北方一向宗大干一场,谁不支持?

不支持的是孙子!干!干特么的一向宗!

朝仓宗滴早已看透了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为朝仓分家们的利益考虑。

而朝仓义景还在纠结自己那点威严,她怎么和宗滴公斗?

就算拉来一乘谷城的奉公众,也就是多一点人围观她的难堪。

好在没把真柄地区的地方武家叫来,不然朝仓宗家在国内是彻底丢尽了脸。

朝仓义景臭着脸,不愿再被无声羞辱,开口说道。

“宗滴公这是准备越过我,跟一向宗开战咯?

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家督!”

下首朝仓景镜暗暗摇头,姐姐太沉不住气了。

已经先手尽失,这时候最好就是忍耐,她还年轻,而宗滴公,太老了。

如今正面对抗,只会自取其辱,进一步削弱主家的权威,得不偿失。

朝仓宗滴看了愤怒的朝仓义景一眼,淡淡说道。

“家督误会,我只是行使自己的职权罢了。

得先代看重,待在朝仓家军奉行位上已有三代,权衡利弊,对外征战是我的职责。

请家督切莫见怪。”

朝仓义景愤怒道。

“一向宗信徒狂热,加贺国号称百姓之国,军势三十万。

宗滴公轻易开战,只怕后果难以收拾。”

朝仓宗滴轻笑一声,回答。

“一向宗看似庞大,其实不堪一击,家督不通军事,难免被其外表迷惑。”

评议的武家们面容古怪,低头忍着不敢笑。

说武家不通军事,这是指着鼻子骂人废物,家督的脸都青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