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岛职定头皮发麻,因为骑军径直向她这边冲来。

这里的军势是由新领派的神保家臣,抽调脱产足轻与姬武士组成,人员复杂。

之前因为家督在阵前的一番叫话,士气已经动摇,武家议论纷纷。

此时,那少年带着那面御旗冲杀过来,人心更是慌乱。

寺岛职定咬牙下令。

“稳住!稳住阵型!

她们没多少人,只要抗住第一波冲击,家督就会来支援我们的!”

神保家人数比起对方有十余倍,姬武士亦是五六倍,都是脱产备队,战力不弱,没道理被少许骑军冲垮。

在她的训斥下,各级姬武士勉强指挥足轻列阵。

三间枪属于超长枪,若没有组成枪阵,只会任人宰割。

寺岛职定刚才稳住阵脚,冲锋在前的义银冲身后举手示意。

骑队变向,以一个U型弧度侧对敌军枪阵,距离二十余步用半弓射击。

敌阵猝不及防,枪衾阵结结实实挨了一阵箭雨覆盖,这是上杉辉虎早与义银商定的策略。

义银一行是骑马姬武士,神保长职为了防止骑军冲阵,必然多用长枪拒马薙刀。

虽然义银一行穿的兜胴是当世具足,非流镝马专用的大铠。

但随行都是精锐姬武士,射艺高超,一些装备上的不便是能克服的。

因为备队混乱,神保军势未能组织起弓矢众对射,让义银这边占了大便宜。

弓武士用的和弓有效射程在八十步,精准杀伤在五十步。马上半弓不如步用和弓,射程减半。

义银一行逼近二十步抛射,对枪衾阵打击很大,足以动摇足轻不高的士气。

神保军势为阻击骑军,步弓占优之下,没有配备持楯,瞬间吃了大亏。

神保长职的战术并没有错,以马队冲击长枪阵本就是下下策。

如果骑马姬武士选择下马作战,更是中了她的下怀。

使团一行才多少人?只要离开马匹的机动力,军势围困,人海淹都淹死她们。

但她没想到上杉辉虎会选择早已淘汰的流镝马战术,猝不及防下被打乱了枪衾阵型。

两轮骑射过后,义银在洞察模式下看到了敌军崩散在即。

举起长枪,点点前方,喊道。

“冲阵!”

之后骑马队放下半弓,取下马侧长枪,以锋矢阵向前,一鼓作气杀入混乱的神保军势之中。

远处的神保长职想要救援,可眨眼功夫,才两轮骑射,右翼就被打乱,根本没给她支援的时间。

心里暗骂寺岛职定无能,心急如焚一边呵斥备队逼近,一边寄希望于右翼抗住这一波冲阵。

寺岛职定也是咬牙死扛。

她是新领派首领,这次春耕又全力劝说各家支持主君作战,才拉来这支备队。

一旦折损过高又留不下上杉辉虎的性命,她的威望必然大降,以后怕是没人肯再听她啰嗦。

新得到的领地不过几万石,这里却是各家脱产的常备足轻与姬武士,都是攒了多年的家底。

为了一个未来的画饼,消耗掉家中老底,又没个好结果,各家得恨死她。

寺岛职定没了退路,咬牙带着自家旗本冲上一线。

她对形势心里没底,义银却看得清清楚楚,这支备队已经完了。

洞察模式下,一切战场动态都变成了文字化的表述,清晰可见。

如果这支军心瓦解,阵型溃散的备队能挡住六十余精锐的策马冲击,他今天死在这里,也不冤枉。

“阵旗!阵旗前移了!”

上杉辉虎指着前面喊道,义银抬眼看去,备队阵旗正在向自己这边靠近。

虽然备队军心崩溃,但军士还在迷茫中,阻挡了骑军前行。

这时候,需要一个刺激,让这些迷茫的人选择逃跑。

义银双腿一紧马腹,加速前冲,大喊道。

“斯波义银向你讨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