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饼?好好,我等下就去给你买。”

方小乐也不知道这么晚了哪儿会有卖老婆饼的,反正先哄她乖乖配合治好病再说。

林瑶终于松开了抓着桌子的手,坐回轮椅里,不好意思地对方小乐说道:“对不起,我们走吧。”

方小乐笑了笑,推着轮椅走出门诊室。

两人出去之后,一脸严肃的女医生突然打开抽屉,拿出手机发了个微信:

“老公,我突然想吃老婆饼了。”

林瑶去照了片之后后,芳芳等着拿结果,方小乐则推着她上了四楼的住院部。

现在的医院都是电脑网络办公,医生已经提前把林瑶的住院信息以及输液药物发到了护士站。

为了方便以及避免被人认出来,林瑶住的是一个单间,方小乐推着她进了病房,看到病床便想起了一件事,顿时有点尴尬了。

医生刚才特意叮嘱了这两天不能让林瑶的脚着地,那现在怎么让她躺到病床上去?

用抱的吗?

这也太尴尬了吧,两人的关系还没这么亲密啊。

林瑶显然也知道方小乐在想什么,她的脸颊微红,双手用力撑着轮椅的扶手,准备单脚站起来。

“诶诶,你别动。”

方小乐连忙阻止她,咳了两声,一本正经地问道:

“那个,医生说了你不能下地,芳芳又不在,我那个,把你抱上床可以吗?”

说完他的脸也红了,怎么“抱上床”这三个字听着那么别扭呢?

方小乐怕林瑶误会,连忙补充道:“我保证很快,帮你上了床就松手,绝对不会那个什么的。”

“好。”

还没说完,一道犹如蚊呐的声音响起,林瑶低着头,全身都绷的很紧。

“那我来了。”

方小乐说完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怎么越说越容易让人误会了?

“嗯。”

依然是轻柔细小的回答声,似乎并没有什么不满。

方小乐深吸了口气,排除杂念,蹲下身子,左手托住林瑶的背,右手穿过她的腿弯,用力将她抱了起来。

很轻。

林瑶的身材这么好,以为会有点重量的。

没想到这么轻。

方小乐也不知道自己在乱想些什么,更没注意到当他的手托住林瑶的背时,她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情。

林瑶是第一次被异性这么公主抱,心里紧张的不行,害怕会掉下去,便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搂住方小乐的脖子。

方小乐一愣,怀里软玉温香,一双柔腻的手臂还环住他的脖子,一阵幽香钻入鼻子,让他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慌乱。

忍不住低头注视,正好碰到两道自下而上的温柔目光。

病房里一时安静了。

“你在干什么?放开她?!”

一个人穿着西服和长裤,留着干练短发的女人走进病房,看到这一幕,顿时厉声大喝。

“烟姐?你不是在京都吗?”

林瑶转头看到来人,下意识地喊道,同时触电似地将搂着方小乐脖子的手放开。

“莫经纪,你不要误会,林瑶的脚没法走路,我想帮她躺倒病床上。”

方小乐见过几次莫烟,知道她是林瑶的经纪人,不知怎么也有点心虚,连忙解释了一句,并迅速将林瑶放到了病床上。

“对啊,烟姐,我的脚不方便,方小乐只是好心帮我。”

林瑶也帮忙解释。

莫烟看着他们俩,冷着脸道:“那为什么不叫护士来?”

方小乐和林瑶面面相觑,一时无言以对。

对啊,我们为什么没想到可以叫护士来帮忙呢?

“哎呀!”林瑶羞得差点藏进被子里,一时没注意让后背与病床触碰到,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