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啊,我哪有不高兴?”

听到芳芳突然的问话,林瑶慌张地瞥了方小乐一眼,连忙摇摇头。

我可不是因为没有被他背到而不高兴的,我绝对不可能那么花痴的!

这时录音室老板找来的两位乐手也到了,这两人以前都在一个小有名气的乐队,后来成了家,便渐渐淡出了乐坛,把音乐当成了业余爱好。

不过这两位乐手的功底都不错,和林瑶、方小乐合练了一下午之后,基本能把这首《屋顶》的旋律完整弹奏出来了。

晚上六点左右,两位乐手回家吃饭,约定饭后再过来练两个小时。

林瑶和方小乐、芳芳三人则在录音室里吃饭。

饭前方小乐特地又出去了一趟,在附近一家专做骨头汤的店给林瑶买了一份猪骨牛杂汤回来。

“这个汤很补的,对你的脚恢复有好处。”

方小乐擦了擦头上的汗,把提着猪骨汤的袋子放到桌上,解开口袋,打开塑料盒的盖子,拿出配好的汤勺和塑料碗,给林瑶盛了一碗,放到她的面前。

“谢谢......”

林瑶双手捧起盛着汤的小碗,虽然这种一次性的塑料碗质地很差,但她却觉得这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精致的碗。

捧着小碗送到嘴边,嘟起红润的嘴唇,轻轻吹了下还有些烫的热汤,猪骨汤的面上被吹一阵热气,烟烟袅袅间,衬着那如玉般的俏脸,宛如仙子。

下一秒,仙子仰起白皙的脖颈,斜捧汤碗,一阵咕噜咕噜,狼吞虎咽地将碗里的汤喝了个干净。

放下碗,见方小乐正看着她,顿时觉得自己刚才的吃相太粗鲁了,不好意思地低声道:“我、我有点饿了。”

“饿了就多吃点。”方小乐不禁笑了,又给她盛了一碗。

看到林瑶的嘴角粘了点汤渍,随手扯了张纸巾递过去。

“谢谢。”

林瑶也发觉自己此刻的形象“不雅”,脸一红,正要接过纸巾,旁边的芳芳也扯了张纸过来:

“瑶姐,给。”

林瑶的手顿住,侧头看向芳芳,只见这小妮子脸上带着点赌气的表情,似乎在说“平常都是我给你递纸巾的!”

方小乐有点尴尬,心想自己确实有点忘乎所以了,人家是女艺人,理当保持距离的。

正要收回手,却发觉食指被一团柔腻的肌肤微微一触,手中的纸巾已经被林瑶接了过去。

瑶姐居然接一个男人的纸巾都不用我的?

呜呜呜,瑶姐不喜欢我了吗?

芳芳瞪大了眼珠子,心里都开始泛酸了。

谁知林瑶接过方小乐的纸巾后,另一只手也接过了芳芳手里的纸巾,并朝她温和地笑了笑:“谢谢你,芳芳。”

“哼。”

芳芳别过头,自己也饿盛了碗的猪骨汤,气哼哼地一饮而尽,心里别提多满足了。

嘻,瑶姐果然还是最喜欢我的。

三人吃完饭,那两位乐手也回到了录音室,四个人又练习了两个小时,最后林瑶和方小乐合着旋律弹唱了几次,效果还不错。

明天下午录demo,上午还有时间可以磨合,而且林瑶还要去医院,所以晚上九点左右便结束了练习。

方小乐和芳芳“押送”着不情不愿的林瑶来到医院。

“瑶姐最怕打针输液了,所以她不愿意来医院。”

保姆车在医院门口停下,向来温和柔顺的林瑶罕见地撒起了赖不愿下车,最后还是方小乐帮着芳芳强行把她背下了车,扣在轮椅上推进了医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