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三石、张博和摄像师下了车,车门关上,SUV里霎时变得安静。

咚,咚,咚!!

林瑶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

这个时候没有经纪人,没有助理,没人其他人,只有她和他。

这是一个告诉他自己就是屋顶女孩的绝佳机会!

林瑶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没能发出任何声音。

曾幻想过无数次自己和他相见、相认时会是怎样的情景,但事到临头,她却连一句话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林老师......林瑶,你怎么了?”

略显沙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带着点疏离,也有些关切。

林瑶脸更红了,低下头不敢说话。

“你没事吧?”方小乐吓了一跳,以为她发烧了,正想着要不要告诉李莞,暂停录制,让林瑶先去看医生。

突然,一道柔柔怯怯的声音响起。

“你、你看到那张纸条了吗?”

“纸条?”方小乐倏地愣住:“什么纸条?”

林瑶抬起头,明眸如水,俏脸如玉。

“那天在怡湖公园,我塞进你......你兜里的那张纸条。”

方小乐豁然瞪大了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林瑶:“那张纸条真是你塞到我屁股兜里的?”

“嗯。”林瑶被他看得又低下了头,轻声回道。

“不对啊!”方小乐想起了什么,在裤兜里掏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那张纸条。

他将纸条摊开,捋直,展示在林瑶的面前:“这应该是一位‘尸小姐’写的纸条,你又不姓尸。”

“哎呀!”林瑶忍不住轻轻跺了下脚,抿着嘴,朝方小乐伸出纤纤玉手。

“你、你能不能把纸条给我?”

“哦,好,好。”方小乐愣愣地将纸条交给林瑶。

他也有些发懵,主要这事有点太突然了,“尸小姐”怎么会是眼前这位迷倒了万千少男少女的女明星呢?

林瑶将纸条放在座位前的台子上,拿起中控台里的一支笔,在纸条上将那天没能写完的两个字补充完整。

她看着纸条上的字,侧头瞥了下方小乐,随后又低下头,不敢正面看他,脸颊通红一片,飞快地将纸条塞进他的手掌。

方小乐只觉得手心突然被一团柔腻触碰了下,随即手中多了一张纸条。

“你写了什么?”方小乐疑惑地拿起纸条,随即神情凝滞。

纸条上依然是那娟秀端庄的字体,只是那个“尸”下方多了一个“至”。

原来这本该是一个“屋”字?

紧跟着还加了一个字,两个字组合起来便是——屋顶。

屋顶!

方小乐猛地抬头看着林瑶,难以置信地道:“难道你就是那晚在屋顶的那个......”

林瑶心里一阵狂跳,轻轻点头:“嗯,那晚是我,我那时心情不好,本想从屋顶上跳下去,是你救了我。”

我靠!

方小乐抬手抚额。

这也太巧了吧!

那晚在屋顶心灰意冷、伤心欲绝的女孩,居然会是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明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