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哥,一起去喝酒吧?”

怡湖公园外,刚收拾好节目布景和道具的工作人员们终于可以手工回家了,几个猛男临时工相约去喝酒。

“你们去吧,我戒酒了,明天还要继续开工的,你们也别喝太多。”

方小乐婉拒了热情的张发达等人,一个人沿着公园路朝最近的公交站走去。

自己的嗓子就是酒精搞坏的,屋顶那晚是他最后一次喝酒,这辈子他都不会再喝酒了。

想起屋顶那一晚,方小乐的嘴角不由现出一丝笑意。

不知道那个女孩怎么样了,应该不会再想着自杀了吧?

她的嗓子那么好,只要坚持唱下去,肯定能成名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自己那晚算是救了她,而她则承载着自己未完成的梦想继续走下去,如果有朝一日她真的成名了,对自己也是一种安慰。

只可惜那晚一直没能看清她的样子,现在再见面估计也认不出来了。

说不定那个女孩很快就把他忘了呢?

那一晚的回忆,就当作酿在心里的葡萄酒吧,当失去力气时,拿出来喝一口,然后继续向前。

嘀嘀,身后响起喇叭声,方小乐回头一看,一辆进口MPV的车窗摇了下来,露出一张发了福的儒雅圆脸。

“小兄弟,还没吃吧,一起?”

半个小时后,方小乐、洪三石和他的经纪人坐在一间略显简陋的小饭馆里。

“菜来咯,长桥三嫩!”

矮胖的老板亲自端着三道菜上来,摆在桌上。

“来来,小方,这家特色三嫩味道很不错的,火爆腰花儿、火爆猪肝、火爆肚条,爽脆滑嫩,入口即化,配上老刘自家酿的高粱酒,一口菜一口酒,哇......诶你真不喝酒?”

洪三石一看就是个吃货,带着方小乐七拐八弯地来到这家苍蝇馆子,这么晚了居然还是爆满,好在洪三石和老板是熟人,给他们安排了个简陋的包间。

“谢谢洪老师,我真的戒酒了。”

方小乐婉拒,在洪三石的催促下拿筷子夹了块腰片,果然极为嫩滑,老板炒菜时加了新鲜辣椒,那种又鲜又辣的味道完全把味蕾给调动了起来。

方小乐嘴里不得空,连连竖起大拇指,洪三石笑了起来,对老板说道:

“老刘,我又给你拉来了个忠实客户哈,这位小方是我干弟弟,下次他来你可得打折!”

“石哥的干弟弟?那还说什么,下次来就免单!”老刘豪爽地一挥手,脸上都笑出了褶子。

“你就吹吧,我还不知道你?下次来免单,再下次来就收双份钱是不?来,干了!”

“石哥你就损我吧,干!”

老板接过洪三石递过来的酒杯,和他碰了一下,两人一饮而尽。

“洪哥,三杯了。”旁边的经纪人不苟言笑,和洪三石的性格是两个极端,等他放下酒杯,平静地说道。

“得,一周最多三杯,这一下就没了。”洪三石撇撇嘴,放下酒杯,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残留的酒滴。

“那我先出去了,洪哥你们慢用。”老刘也挺怕洪三石的经纪人,见状就开溜了。

等老刘出去,洪三石收起嬉皮笑脸,端起一杯茶,神情郑重地朝方小乐道:

“小方,我刚才不是开玩笑,今天要不是你,我这一百多斤就交代了,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你年纪小,我厚着脸皮喊你一声弟弟,哥哥我其他也没什么能力,就是在娱乐圈还算混的熟,如果你有这方面的想法尽管找我,我能帮十分一定帮十二分!”

在来的路上,洪三石已经了解了方小乐的情况,知道他做过酒吧歌手。

而且方小乐的外形条件确实挺适合往娱乐圈发展,当然前提是得有资源和人脉。

这一点,洪三石就能提供。

他是真的很感激方小乐,救命之恩不是说说而已,洪三石心里想了很多种感谢的办法。

直接送钱不太合适。

送少了显得自己这条命不值钱,送多了……他的钱都被老婆管着呢!

而且根据洪三石的观察,他觉得直接送钱方小乐很可能不会收。

所以最好的报答方法就是用自己的人脉帮助他。

有时候这种资源比钱更珍贵。

送钱只是一时,人脉感情却是一世。

同时,洪三石也是真的感觉和方小乐挺投缘,老顽童就喜欢这种正经又认真的年轻人。

“洪老师,谢谢你。”方小乐赶紧端起茶杯和洪三石碰了一下。

“叫什么呢?”洪三石假装不高兴地皱起眉头。

“......洪哥。”

“这就对了嘛,哈哈,今天是咱两兄弟义结金兰的好日子,当浮一大白,酒来!”

洪三石顺势拿起旁边的酒瓶要给自己倒一杯,咳咳,经纪人面无表情地咳了两声。

“嘿嘿,咱们就以茶代酒,干!”

被拆穿的洪三石干笑两声,放下酒杯,拿起一杯茶干了,招呼方小乐:

“来来,吃菜吃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