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你的嗓子没法再唱歌了,我这酒吧也是小本生意,对不住啊。”

“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以后混的好了一定要回来看看啊。”

当酒吧老板满怀歉意地将方小乐请出酒吧的后门,并砰地一声将他关在门外之后,方小乐没有哀求,也没有愤怒。

他只是默默地站在小巷中,片刻后,紧了紧挂在肩上的吉他,走出小巷,离开了这间他驻唱了一年多的酒吧。

方小乐走上正街,一个人逆着趁夜前来寻欢的人潮,低头经过道路两边那一间间五光十色、纸醉金迷的酒吧。

方小乐是一名酒吧歌手,免不了的酒精和熬夜让他的身体出了问题。

他的嗓子坏了。

方小乐去过很多医院,但怎么都治不好,就像关于穿越前那个名叫“地球”的地方的记忆,方小乐用尽办法也想不起来一样。

酒吧老板看在过去的情分上,忍了一周,终于还是在今晚开了口。

人家也是要赚钱吃饭的。

方小乐走出酒吧街,回头看了一眼,这条街和以往一样喧嚣繁华,是寂寞的人们追逐欲望的天堂,更是底层歌者维持梦想的舞台。

只是,从今以后什么“梦想”之类的东西都与他无关了。

还是想想怎么活下去吧。

“今晚,就今晚,痛痛快快地最后醉一次......”

方小乐买了几罐啤酒,背着吉他在夜色中独自前行,走了一个多小时后,他来到了一条偏僻而荒芜的老街。

这条街曾经是棚户区,在拆迁之后,还遗留了几栋三层高的老屋。

这里很安静,没有人会过来,每当身心疲惫的时候,方小乐都会爬到老屋的屋顶上坐着看星星,喝啤酒,和漫天飞舞的萤火虫说说话。

方小乐把这几间老屋称作自己的“树洞屋”。

平日里所有不敢说不能说的话,他都会将它们倾倒在树洞屋里。

嘎吱嘎吱......方小乐沿着老旧的楼梯爬上一栋老屋的屋顶,走到边缘坐下,放下吉他,打开一罐啤酒,仰头喝了三分之一。

脚下是狭窄而幽深的小巷,头顶是满天星光。

“今天是最后一次做梦了,以后就要放弃当歌王的梦想,为了生活而奔波了,呵呵……”

方小乐拿起啤酒罐,举杯邀明月,惨笑对星空。

“我一直以为自己很有才华,嗓子也好,如果能把那些歌唱出来,一定能一鸣惊人,可是我怎么也想不起那些歌,现在嗓子也坏了,呵呵……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歌手里,我大概是混的最惨的那一个吧?”

“不,你没我惨。”

方小乐正对着星空自言自语,对面那间老屋的屋顶上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因为我也是个歌手,而且我就要跳楼自杀了,所以你不是最惨的。”

这个女人的声音温婉动听,只是在黑暗中突然冒出来很是渗人,吓得方小乐差点从屋顶上掉下去。

他望向对面的屋顶,隐约可以看见一个纤细的身影,但对面那间老屋的屋顶上没有灯,看不清女人的面容。

“你也是个歌手?酒吧街那边的?”

方小乐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工作的那条酒吧街,那里面的驻唱歌手大多很辛苦,长得漂亮的女歌手还要经常面对一些龌龊事。

一位不堪生活压力和各种潜规则,心灰意冷下选择轻生的酒吧女歌手的形象跃然于方小乐的脑海中。

对面似乎愣了一下,然后轻笑道:“是啊,你也在酒吧街唱歌?”

“对啊,相逢就是缘,来一杯呗!”

大概是因为黑暗和酒精,方小乐放下了对陌生人的戒备,还顺手扔了罐啤酒过去。

“哎呀!”

两边屋顶中间相隔一条狭窄的后巷,不到一米距离,纤细身影手忙脚乱地接住这罐啤酒,忍不住嗔怪道:

“你这人,扔东西过来也不说一声。”

方小乐嘿嘿一笑,对面也笑起来,两个陌生人之间的气氛莫名地轻松起来,像是两个认识多年的老朋友。

“干杯。”

方小乐冲对面举起啤酒罐。

“干杯。”

纤细身影拉开盖子,也冲他举罐。

方小乐喝了一口,放下啤酒罐,发现对面还保持着仰头的姿势,并持续发出咕噜咕噜的吞咽声。

片刻后,她终于放下啤酒罐,并忍不住打了个酒嗝,赶紧不好意思地捂住嘴。

方小乐觉得这姑娘挺好玩儿的,笑道:“你不会一口喝完了吧?”

对面诧异反问:“你不说干杯吗?难道你没喝完?”随即指着他:“快喝完,别以为你长得帅就可以耍赖。”

方小乐这才注意到,自己这边的屋顶上有灯,对面看得清他的长相。

“好好,我喝……”

方小乐也不在意,长得帅就是给人看的,喝完罐中酒,擦擦嘴,问道:

“帅哥陪你喝酒,心情好点了吗?”

女人不甘示弱:“美女陪你喝酒,你心情好点了吗?”

“嗯!我想通了,虽然我的嗓子坏了不能再唱歌,但我这么年轻,还可以去做其他事,只要肯努力就饿不死。”

“那我也想通了,虽然有很多人造谣诋毁我,但我这么漂亮,还有这么多粉丝,只要肯努力就一定能当歌坛天后。”

方小乐失笑道:“你还有粉丝?哦也对,酒吧里总会有几个固定的客人喜欢听你唱歌,和我以前一样。”

“……是啊。”

林瑶藏在黑暗中,看着对面屋顶灯光下儒雅俊秀的男人,原本想从屋顶跳下去一了百了的阴郁情绪正在一点点消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