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浅被送至医院的同一时间,齐远迅速将消息传给了各方人士。

霍老爷子和霍靳北第一时间赶来医院,到的时候,慕浅早已经被推进了产房,而霍靳西站在产房外,面无表情地盯着那两扇紧闭的门。

“怎么回事”霍老爷子一看见霍靳西,脸色立刻就紧了紧,抓着霍靳西问道,“你们俩不是商量好孩子出生的时候你要进去陪产吗怎么你在这外面难道浅浅有什么……”

他这么一问,霍靳西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仍旧是转开脸看着产房的门。

齐远连忙道“老爷子您放心,太太没事,只不过她不想让霍先生看着她生产,所以把霍先生……赶了出来。”

霍老爷子听了,这才松了口气,同时瞪了霍靳西一眼,“吓得我这个心脏一个紧缩……”

“爷爷放心。”霍靳北连忙安抚霍老爷子,道,“慕浅怀孕后身体状况一直很好,又有整个桐城最有经验的产科医生坐镇,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可是她现在还没到预产期。”霍老爷子道,“好像提前了一周多吧不会有问题吗”

“没事。”霍靳北道,“提前或者延后一段时间,这都是正常现象。”

霍老爷子点了点头,顿了顿,随后才又道“也是,这丫头心眼那么多,肚子里的孩子肯定跟她一样,顽皮得很,偏偏要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话音刚落,陆沅匆匆赶到,一看见产房外的情形,瞬间也微微变了脸色,冲上前来就是一通询问。

霍老爷子连忙伸出手来招了她坐在自己旁边,把自己刚才得到的答案跟她讲了一通,陆沅这才也放下心来。

紧接着,霍柏年、霍云屏等人也分次赶到,又是一通七嘴八舌的询问。

人一多,口就杂,讨论起生孩子的情形来也是各种例子层出不穷,众人正讨论到最热烈之际,原本一直背对着众人站在产房门口的霍靳西终于回转身来,低喝了一句“安静!”

一句话之后,现场瞬间鸦雀无声。

他极少在家人面前这样厉色,因此即便在座大部分都是看着他长大的长辈,这会儿也不敢出声有异议,各自清了清嗓子,用眼神交流起来。

而霍靳北见状,则走到了霍靳西身边,道“咱们医院的产房设置,站在这里是听不到里面的声音的。”

霍靳西听了,蓦地拧了拧眉,随即却又往门口走近了两步。

看着霍靳西这样的状态,霍靳北也不再说什么。

毕竟,那产房里躺着的是他的女人,即将出生的是他的孩子,谁也不能切身体会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也没有谁能有资格叫他不要担心。

接下来的时间,众人几乎全程安静,偶尔说话,要么尽量将声音压到最低,要么起身走到远处,给予了霍靳西一个绝对安静的空间。

可是这样安静的空间中,霍靳西却又一次肉眼可见地烦躁起来。

齐远立在不远处,眼睁睁看着霍靳西开始踱步,开始解衣领,甚至开始拿手搓脸,他愣是一动也不敢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