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霍靳西好像也没有什么需要她给的,这样的相处模式下两个人也过得非常愉快,可是慕浅就是突然……心疼了一下。

他到底也不是真的无所不能啊,他终究也会累的。

她忍不住将他抱紧了一些,低声道“你以后把我拴在裤腰带上吧,我没有意见了。”

霍靳西听完,安静了片刻之后,缓缓道“我敢保证,不出12个小时,你就会后悔自己刚才说的话。”

慕浅靠在他肩头,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转,随后才又道“我不管,反正我现在就是这么想的。”

霍靳西大概猜到她这一出是为什么,低下头来亲了她一下,随后才又道“让我先去洗澡换衣服,我身上真的脏。”

慕浅听了,这才缓缓松开他,打量起了他全身上下。

这一看她才发现,原来霍靳西说的脏,是真脏——

他的裤子上满是褶皱,白色的衬衣上沾了灰、沾了黑色的污渍,破线凌乱,较之从前那个规整洁净的霍靳西而言,他今天这一身,是真的脏。

慕浅正想开口问什么,视线忽然就落到他的手上,猛地抓起他的手来,看向了他的手背。

霍靳西的手背上,几条轻微的小伤口隐约可见。

“这是怎么弄的”慕浅不由得惊诧,“你怎么会受伤了”

“小事。”霍靳西淡淡道。

“小事”慕浅忍不住横眉,“这都见血了,你也不处理伤口,万一感染了怎么办你可以不在乎自己的身体,你总得为我和祁然,还有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考虑吧!”

慕浅说完,一把撒开他的手,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打开门,她看向外面守着的保镖,道“霍先生受伤了,你们谁去拿一点处理伤口的药品回来”

一个保镖应了声,很快快步而去。

霍靳西倚在卫生间门口,平静地看着她转身回到房间的身影,“我不过是手上多了几条伤口,你就要我考虑那么多事情。那以后,也请你随时随地地考虑到这些。”

“我不用考虑啊。”慕浅走上前来,重新缠住他,“反正我以后都拴在你身上,这些事情还用操心吗”

“等过了十二这话。”霍靳西一面说着,一面抬起手来看了看腕表。

这一看,两个人都是微微一顿——

霍靳西不仅手受伤,手上的腕表表镜也碎了一条裂痕。

慕浅蓦地抓住他的手,仔细看了片刻之后,才又抬眸看向他,“你又跟人打架了”

一个“又”字出口,慕浅自己都愣了一下,霍靳西沉眸注视着她,一时没有说话。

慕浅安静了片刻,才又缓缓抚上那多了一条裂痕的表镜,低声道“很贵吧”

“跟某些人和事比起来……”霍靳西终于开口,缓缓道,“不值一提了。”

慕浅眼眶忽然就热了一下。

这往昔重现一般的情形啊,原来她没有忘,他也没有忘。

很久以前,霍靳西是为她打过一架的。

那是她高三下学期刚开学没多久,因为几个月之后就是高考,课业繁重。

好在学习对慕浅而言并不是什么难题,班上的老师也极为信任她,有时候甚至会让她帮忙处理一些批阅试卷之类的事。

而某个正常放学的晚上,慕浅就因为帮老师做事做得忘记了时间,一直到教学楼的灯突然集体熄灭,她才猛地回过神来,看了看时间,连忙拎上书包摸黑往外走。

这样的时间,学生们基本都已经离校,整个学校都安静而冷清,学校门外的街道上也只剩了两三家正准备关门的店还亮着灯。

慕浅抱着书包一路狂奔,却还是没能赶上最后一班公交车。

眼睁睁看着那辆公交车绝尘而去,慕浅有些绝望地翻起了口袋。

偏偏这天白天刚刚交完班费,这会儿她身上的钱,根本不够打车,况且眼下这条路上,一辆出租车也见不到。

她正垂着头努力盘算该怎么办的时候,眼前忽然一辆车“吱”地一声停了下来。

慕浅蓦地抬头,看见的却是四个一头黄毛的社会青年。

“妹妹,这么晚了要去哪儿啊哥哥们送你呗!”

“哟,这妹妹好漂亮啊,这么晚了一个人站在街边上,是离家出走了吗来来来,哥哥们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你们这几个流氓,不要吓着了漂亮妹妹!妹妹,哥哥可是好人,跟我们一起去玩会儿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