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恒面无表情地从陆沅身边掠过,只留下一句:“那就请吧,陆小姐。”

陆沅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婉拒了门卫要帮她拿行李的好意,自己拖着行李走进了门内。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一直走到陆与川的别墅门口,容恒才终于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她,“陆小姐想在哪里录口供”

陆沅转头看了一眼敞开的别墅门,缓缓道:“就客厅里吧,请容警官稍等,我上去放好行李就下来。”

容恒眼神蓦地一黯,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缓缓让开了进门的路。

陆沅拎着行李箱径直走进去,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容恒在门口站立片刻,忽然重重踹了一脚面前的地皮,这才也转身走了进去。

等到陆沅放好行李下楼来时,容恒喝另一个警员已经坐在沙发里,一面等待一面低声交谈,整理着记录本。

听见脚步声,容恒才抬起头来,看她一眼之后,缓缓道:“可以开始了吗”

“当然。”陆沅坐下来,低声回答道。

“我们之前就试图联系陆小姐,不过陆小姐似乎不在境内。请问陆小姐这几天去了哪里”

“泰国。”

“什么时候去的”

“四天前。”

“今天刚回来”

“对。”

容恒一边看着旁边的警员做记录,一面又问道:“陆小姐和你妈妈关系怎么样”

听到这个问题,陆沅微微一顿,随后才道:“陆太太不是我妈妈,我叫她阿姨。”

“哦,那你和你这位阿姨关系怎么样”容恒更正用词之后,继续道。

“不算好。”陆沅缓缓道。

容恒看了她一眼,又道:“据我所知,程慧茹和陆与川结婚二十多年,一直没有孩子,陆小姐作为这个家里唯一的女儿,跟陆太太关系也不好吗”

“嗯,不好。”陆沅说,“因为她和我爸爸感情不好,自然也不会喜欢我。”

“那陆小姐能不能说说,她和你爸爸感情不好的原因”

陆沅说:“两个人的结合会有很多原因,幸运的是因为相爱,不幸的理由千千万万。”

听见她毫无情绪波动地说出这句话,容恒瞳仁不由得缩了缩。

“至于我爸爸和阿姨,无非是最普通的一种,因为利益而结合。没有感情的基础,关系自然也就不会好。”陆沅说。

容恒紧盯着她,追问道:“不知道陆小姐是怎么看待他们这种婚姻关系的呢”

“我”

“你也说了,他们俩没有感情,所以程慧茹也不喜欢你。作为这样的家庭里长大的孩子,陆小姐是什么感觉呢”

陆沅闻言,垂眸静思片刻,才缓缓道:“我……没什么感觉,因为早就习惯了。”

“那陆小姐能不能说说,程慧茹具体的不喜欢你的表现”容恒继续咄咄逼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