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午饭,小憩片刻之后,许承怀便准备前往张国平治丧处吊唁。

慕浅自然是要跟他一起出门的,只是这样一来,陆沅留在这里,就微微显得有些尴尬,于是同样准备告辞。”

“你在淮市人生地不熟的,一个人去哪儿啊”临出门前,慕浅不由得问了一句。

“这里这么多景点呢,我这么大一个人,你还怕我走丢了”陆沅道。

此时容恒正好换了衣服下楼,一副也准备出门的架势,林若素见了,不由得笑了起来,“正好小恒也要出去,就让他带你出门转转吧。”

容恒听得一愣,陆沅也正要开口回绝,慕浅却抢先道:“也好,容恒,我把沅沅交给你了!回头再来找你们!”

容恒忍不住想要伸手抓住她,告诉她自己要出门办事,可是慕浅已经一转身就跑向了门外许承怀的车,迅速钻进了车内。

见此情形,陆沅也不再多说什么,只对容恒道:“你带我出去,就近放下我就行,我随走随逛。”

容恒应了一声,拿了车钥匙走了出去。

陆沅这才又向林若素道了别,转身上了容恒的车。

容恒的车子驶出小院,开过两条街,眼前便是一条宽阔的大道,道旁高大的行道树遮天蔽日,车辆行人稀少,是淮市难得的静谧之地。

“在这里放下我吧。”陆沅说,“我在这附近逛一逛,不耽误你了。”

容恒瞥了一眼前方的道路,淡淡道:“这附近可没什么好逛的。”

陆沅打开地图,道:“我随便走走就行,不是非要去人多的地方才好。”

容恒听了,还准备说什么,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起了电话。

“容恒,你小子不是说要过来查一些资料吗什么时候到”电话那头的人的声音透过车载蓝牙传出,“我还要带人出去查案呢,你抓紧点啊!”

“知道了。”容恒回答了一声,“二十分钟到。”

挂掉电话,容恒用眼角余光瞥了陆沅一眼,缓缓将车子靠边停下。

陆沅解开安全带,向他说了声“谢谢”,随后便推门下了车。

容恒重新起步,从后视镜里看到陆沅背对着他,渐行渐远。

容恒蓦地收回了视线,只是目光沉沉地看着前面的路。

陆沅面对着他的时候,的确将分寸掌握得很好。

她知道他们走的路不同,所以,哪怕再多的安排与巧合,她的态度也从未改变。

他和她之间,的确不应该走得太近。

想到这一点,容恒不再停留,迅速驶离了这里。

……

慕浅随着许承怀来到张国平的治丧处时,灵堂内庄严肃穆,前来吊唁的人,无不满目悲戚。

自然,张国平这样的大医生,治好的病人无数,也带出无数学生,身为教授级别的人物,身份地位自然崇高,受人尊敬。

慕浅目光在灵堂内扫过,落到张国平那张笑容和煦的遗像上时,眼眸之中,却一丝波澜也无。

诚如容恒所言,她预见到了张国平的死,却没有做过任何事,只是静静地等待那一刻到来。

在容恒看来,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可是容恒只是站在他的职业角度来看待这件事。

而站在她的角度,这件事情就该这样发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