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沅下了楼,刚刚走出医院,正准备走到出租车停靠站拦车的时候,停在路边的一辆车忽然打开了车门。

先她一步离开的容恒就坐在车里,手里夹着一支香烟,眉头紧拧着看她,“上车。”

陆沅顿了顿,开口道:“我要去给浅浅买吃的。”

“她要吃东西,二哥手底下有一堆人给她买,用不着你跑腿。”容恒说。

陆沅听了,一时没有回答。

容恒又看了她一眼,才道:“上车,我有事问你。”

陆沅微微呼出一口气,这才抓住车门,坐上了车。

容恒手中的烟依旧燃烧着,陆沅有些不适地咳嗽了一声,容恒顿了顿,终究还是捻灭了烟头,拿起一瓶水来灌了一大口,才又开口:“你跟慕浅是亲生姐妹这件事,既然你们一早就知道,为什么要瞒着陆与川……你爸爸”

“因为浅浅不希望这重身份曝光。”陆沅说,“我们都知道,这样的身世不会是好事。”

听到她这句话,容恒目光微微一变,随后道:“也就是说,你也知道你们陆家……我是说,你也知道你爸爸的行事风格,和陆家曾经做过的一些事情”

陆沅听到他这个极尽能力“委婉”的问题,微微勾了勾唇角,淡淡道:“你说呢”

容恒自然没话好说。

从她刚才说过的话来看,她知道陆与川是背后害慕浅的人之后,并没有震惊和惊诧,直接选择了告诉陆与川真相的方法来阻止慕浅受害,那说明,她很了解陆与川是个什么样的人。

“慕浅不想让你为难,所以不愿意让你卷入这次的案件中。”容恒说,“可你既然知道你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也了解慕浅的性子,你应该知道,这次的事情没那么容易了结。”

“嗯。”陆沅听了,淡淡应了一声。

“所以,你还打算保持缄默,保持中立”容恒说,“这个位置可不好站。”

陆沅缓缓抬眸看向他,道:“那你告诉我,哪个位置好站是浅浅那边,还是我爸爸那边”

容恒嘴唇动了动,最终却只是道:“你心里应该有数。”

“我心里没数。”陆沅说,“所以我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一个透明人。容警官所谓的很难站的中立位置,我已经站了二十几年了,对我而言,中立才是最容易的。”

容恒闻言,不由得又拧了拧眉,一时没有再说话。

“所以,你想要在一个透明人身上得到什么有效讯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陆沅说。

“可我听过你的证词。”容恒说,“我一定会去找陆与江问话。”

“随便你。”陆沅说,“我一不小心说错了一句话而已。爸爸刚刚知道浅浅的身份,他心情应该会很好,所以我犯点小错误,他也不会怪我的。所以,你尽管做你该做的事,我也会继续站在我该站的位置。”

说完这句,陆沅没有再开口,推门下了车。

容恒没有留她,只是仰着头靠在驾驶座上,静静地看着缓步走到前方出租车站的陆沅的身影。

她真的是太平静了,平静得仿佛没有一丝大的情绪起伏,如她所言,像一个透明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