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着她眉间那抹暖色,霍靳西久久不动,而后几乎克制不住,低头就要亲下去。

慕浅虽然喝了不少酒,但人却还是清醒的,见他低头下来,转头一避,躲到他背后去了。

霍靳西扑了个空,脸上倒也没什么反应,只是暗暗伸出手来,紧紧握住了她。

这一幕落在餐厅上众人的眼中,无疑又是一次两人之间感情与关系的证明,一时间,慕浅在这个家里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众人心里似乎都有了明确的判断。

纵使有再多的不忿与不甘,事实终究是摆在眼前的。

家宴结束已经是九点多,剩下的赏月赏灯等余兴节目,都只是看各人兴趣。

霍靳西的几个堂弟妹自然不会对这样的活动感兴趣,有了霍潇潇带头,几个人一起早早地离开了,剩下几个长辈倒是留了下来,坐在花园里喝茶聊天。

慕浅作为一个小学生的妈妈,自然要陪在霍祁然身边,适当给他讲讲一些中秋节相关。

霍祁然听得兴趣盎然,只求着她多讲一些,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

直到霍老爷子要休息,众人才纷纷准备离开,临行前都免不了跟霍靳西和慕浅打招呼,态度倒都是温和的。

霍柏年是最后离开的,临行前,他才对慕浅说:“知道祁然是你生的孩子,爸爸很高兴。”

他今天晚上也有些喝多了,这会儿双颊隐隐泛红,一双眼睛十分明亮,直直地看在慕浅身上,仿佛能透过她,看见另一个人一般。

慕浅心头微微叹息了一声,不知道该作何应答。

“你妈妈要是知道……她应该也会很高兴吧”霍柏年随后才又低叹着开口。

“妈妈已经走了。”慕浅这才开口,“她回到我爸爸身边,应该很安宁快乐。所以,爸爸您不用挂怀了。”

霍柏年听完,似乎愣怔了片刻,随后才又轻轻叹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在司机的搀扶下上了自己的车。

慕浅站在车外,听到他吩咐司机去的地方,仍旧是外面的别墅,而非霍家大宅。

他和程曼殊,夫妻一场,纠葛半生,到头来却如同一场孽缘。

夫妻做到这种地步,真是伤人又伤己。

却不知,这世间有多少对夫妻会走上这样一条路

慕浅站在原地,有些出神地看着霍柏年远去的车子时,霍靳西缓缓走到她身后,拦腰将她圈入怀中,低头就亲到了她脖子上。

霍靳西今夜喝的酒也不少,忍了一个晚上,这会儿花园里就剩了他们两个人,终于再不用克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