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浅始终看着叶瑾帆远去的方向,身子紧绷着,僵硬得可怕。

霍靳西只是抱着她,没有用力阻拦,慕浅也没有再冲出去。

霍靳西知道,她是没有力气了。

虽然她始终镇定如初,可是对叶惜的担忧,对失去叶惜的恐惧,已经充斥了她的全副身心。

“你是想留在这里,还是想先回家休息一下”霍靳西低低开口问。

慕浅静默着,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目光渐渐沉静下来。

“我不能待在这里。”慕浅说,“我要去找容恒!”

两个人离开医院,驱车前往容恒所在的单位。

霍靳西始终紧握着慕浅的手,慕浅却始终看着车窗外。

一路沉默无言。

直至抵达警局,慕浅忽然撒开霍靳西的手,直接跑进了办公室。

已经是晚上,可是慕浅进入办公室里,里面还是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有人在查资料,有人在打电话,还有人在坐在电脑前仔细地查看监控。

容恒刚好从办公室里出来,一眼看到慕浅,不由得怔了怔,随后,他才又看到跟着慕浅而来的霍靳西。

慕浅快步走到他面前,“查得怎么样了”

容恒神情凝重,只道:“目前还没有进展。”

“监控呢”慕浅问,“大街小巷都是监控,要查一辆车,有那么难吗”

“虽然现在监控很多,可是依然存在不少死角。”容恒说,“目前掌握的监控之中,没有见到任何程烨动手脚的画面,也无法证明他跟叶惜出事的案子有关。”

慕浅想了想,又道:“官方的监控看不到,那私人的呢沿街的店面、过路车的行车记录仪,只要他做过,一定可以找到蛛丝马迹!就算他跟这单案子无关,总跟其他的案子有关!”

“我知道。”容恒说,“可是排查范围这么大,需要时间,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

“我可以帮忙!”慕浅说。

话音落,办公室内忙碌的众人都抬头看向了她所在的方向。

容恒微微皱眉,抬眸看了霍靳西一眼,说:“这不合规矩。”

慕浅顿了顿,才又道:“那我作为案件的知情人,作为一早就洞悉了程烨行动的报案人,配合你们的调查,这总合规矩了吧”

容恒听了,一时沉吟,忍不住又看了霍靳西一眼。

霍靳西略一垂眸,点了点头。

容恒微微叹了口气。这才道:“那你跟我来吧。”

慕浅被安排到了会议室,分到了一堆的监控资料。

而她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从这一大堆的监控资料中,寻找可能根本就不存在的蛛丝马迹。

这是一项十分艰巨且无趣的工作,可是慕浅目光坚定且尖锐,一拿到资料,立刻就同时打开四段视频,聚精会神地观看。

容恒见她这副模样,这才看向身旁的霍靳西,“二哥,我知道她心里不好受,我会帮你看着她的,你先回去休息吧。”

“不用。”霍靳西说,“你尽管去忙你的,我会在这里陪着她。”

容恒听了,还想再说什么,考虑到霍靳西的性子,却又放弃了,扭头就走出了会议室。

霍靳西这才转过身来,走到慕浅旁边的位置上,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慕浅只是专注地看着电脑屏幕,并没有看他。

霍靳西不说话,也没有其他任何动静,直至坐在旁边,安静地陪她看着电脑上纷繁的监控画面。

这一看,就看到了天亮。

经历了一个漫长而煎熬的夜,慕浅依旧保持着最初的姿势坐在椅子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脑屏幕。

霍靳西几番看向她,却始终没有说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