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容清姿住的酒店后,慕浅回了费城。

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她简单收拾了一下,又找到自己之前的电话卡,重新恢复了通讯。

第二天一早,慕浅就被手机铃声吵醒,抓起电话一看,是苏牧白打来的。

“浅浅!”苏牧白的声音听起来如释重负,“你的电话终于能打通了。”

慕浅也知道他找自己是因为什么,于是约了他中午见面。

去见苏牧白前,慕浅先回了一趟通讯社。

霍靳西已经离开美国,那她势必就要去桐城找他,手头上这桩案子也唯有放下,交给同事去接手。

慕浅将目前自己手上掌握的所有资料交给了带她出道的同事,将这桩案件正式委托给同事的同时,还顺便办理了停薪留职。

随后她又一个电话打去洛杉矶的酒吧辞了职,这才赴苏牧白的约。

到达餐厅的时候,苏牧白已经坐在位子上等她。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慕浅上前坐下,问道。

“反正也没事,就早点来等你。”苏牧白目光在她脸上停留许久,才又开口,“浅浅,你妈妈的事——”

不等他说完,慕浅就微微无奈地笑了起来,“这事应该让许多人喜闻乐见吧”

毕竟容清姿活得那样招摇恣意,早已让许多人看不惯。

苏牧白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道:“事情跟霍氏相关,是不是有什么内情”

慕浅吃着桌上的水果,闻言手微微一顿,随后笑着看向他,“对,这事原本不是冲着她,而是冲着我。”

“霍靳西”

慕浅点了点头。

苏牧白蓦地沉默下来,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怎么了”慕浅看着他笑了起来,“放心吧,这件事我会解决的。”

“我来帮你解决吧。”苏牧白忽然开口。

慕浅怔了一瞬,“嗯”

苏牧白目光落在她脸上,这一次,哪怕迎上慕浅的目光他也没有回避,他看着她,执着而坚定,“浅浅,你不该承受这些,我不想看着你承受着这些,如果你愿意给我机会,让我来保护你……”

苏牧白伸出手来,轻轻握住了慕浅放在桌上的那只手。

慕浅眼神落在两人交叠的手上,安静片刻之后,微微笑了起来。

“苏师兄,我很感谢你的好意,可是我跟霍靳西之间的事情,没那么好解决。”慕浅说,“这件事,还得我自己去面对。”

苏牧白顿了顿。

时隔这么几年,他终于找到机会将藏在心里的爱慕传达,然而她却拒绝了他。

好在这样的情形,他早已在心头预设过千百次,因此很快,苏牧白就微微笑了起来,收回自己的手,说:“好,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慕浅迎着他的目光,只是笑,“那是当然。”

两天后,慕浅又一次回到了桐城。

下飞机是时候是下午五点,于是从机场一路堵到市区,一直到八点多,她才终于抵达霍氏集团大厦。

下了车,慕浅直接打电话给齐远。

齐远接到她的电话,又惊讶又无奈,那语气,就只差直接对她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