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坐在那里,左边脸颊微微红肿,额头上的伤口虽然已经凝固,但依旧清晰泛红。

这副样子不可谓不狼狈,可是她狡黠一笑,又透出动人心魄的美来。

这幅情形,似曾相识。

八年前的这一天,他深夜归家,刚刚进入客厅,就看见她匆匆上楼的背影。

她分明听见了他回来的动静,竟然急匆匆地避开,这实在是不太寻常。

霍靳西上楼,走到她的卧室门口,轻轻一推,房门就开了。

睡房里却没有她的身影,霍靳西缓步走到卫生间门口,看到了抱膝坐在浴缸里的她。

她红着眼眶,分明是哭过,这会儿是在强忍眼泪,看到他的时候,她先是愣怔了一下,随后飞快地抹了一下眼睛,看着他笑了起来,“你回来啦”

那时候她还不怎么会管理表情,明明想哭,却又对着他强行扯出笑脸,脸上的表情一变化,眼泪直接就掉了下来。

他走到浴缸旁边,用指腹抹掉她的眼泪,低声问了一句:“怎么了”

伤心的人最经不起关怀,她瘪着嘴,眼泪立刻不受控制地大颗掉落。

“我想爸爸……”她说。

在霍家这么些年,她安静乖巧,从来不曾提及父母。

大约所有人都将她当做没有父母的孩子,于是霍家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当然,没有人去关心她在霍家之外,是不是会有别的挂牵。

可是寄人篱下的孩子,有哪一个会不渴望真正的家

霍家不是她的家,从来都不是。

霍靳西从回忆中抽离的时候,慕浅已经拿起了筷子准备吃东西。

她没有再看他,只是说:“换作平常啊,我一定很希望你出现,可是今天,我不想。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地吃完这顿饭,可以吗”

“我没说不让你吃。”霍靳西说。

慕浅听了,微微叹息一声,便不再理他,一个人对着满桌子的菜开吃。

菜上了许久,大部分都有些凉了,她却不在意,每一样都吃,并且吃得都不少。

霍靳西眼看着她一个人几乎吃掉小半桌菜,隐隐皱了皱眉。

然而下一刻,慕浅自己就有了反应。

她原本欢快地吃着东西,忽然停下筷子,随后一阵胃酸翻涌,她丢下筷子,转身冲进了卫生间。

随后,霍靳西便听到她剧烈呕吐的声音。

他坐在那里,眼眸晦暗不明,直至听到“咚”的一声闷响,他才蓦地站起身来,打开卫生间的门,只看见慕浅蜷缩着躺在地上,已然失去了知觉。

……

拿到慕浅高烧40度和急性肠胃炎的检查结论时,齐远很是自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