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句话,慕浅这才缓缓挪动脚步,走到酒柜的侧边处,微微偏了头看向他。

霍靳西没有看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龙舌兰。

慕浅轻轻一笑,“不是想要躲着霍先生,这不是怕您见到我会不高兴吗”

不过既然见都见到了,也就无所谓了。

慕浅放下自己手中的那瓶红酒,盯上了霍靳西手中那瓶龙舌兰。眼见他倒上半杯,慕浅伸手就拿过了杯子,“这酒好喝吗”

她一边说,一边就将酒杯送到了自己嘴边。

霍靳西一抬手,捏住杯子的底部,轻而易举地将酒杯夺了回来。

“给我喝一口怎么了”慕浅看着他,“小气。”

霍靳西转头就往楼上走去。

慕浅顿了顿,抬脚跟上了他。

这是他们从海岛回来后第一次见面,隔着那次不欢而散,隔着叶静微事件重新浮出水面,氛围有些怪异。

慕浅跟着他上了楼,一路跟他到书房门口,霍靳西停住脚步,她直接撞到了他身上。

霍靳西这才回头看她,慕浅揉着鼻子,抬眸看向他,“好痛……”

“有事吗”霍靳西面无波澜地开口问。

“我想跟你谈一谈。”慕浅说。

霍靳西打开书房的门,头也不回地回答了一句:“我没空。”

慕浅朝书房里看了一眼,电脑屏幕荧光闪烁,旁边是一堆文件。

可见他今天为了回家吃这顿饭,只能将所有的工作延后了。

慕浅收回视线,与他对视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

看见她的笑,霍靳西隐隐沉下眼眸。

“你觉不觉得,今天晚上的情形,好像有些似曾相识”慕浅说。

她一说,霍靳西就明白了她话中所指。

七年前,叶静微出事后,她吓得失魂落魄,整日整夜地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直至第二日他回到家,她才终于走出房间站到他面前。

不为其他,只是为了向他表明自己的清白,以及将那些还没来得及正式告诉他的爱恋心情告诉他。

而他并不想听,连她的爱慕,都只换来嘲讽。

曾以为遥远得不能再遥远的过去,忽然之间,仿佛昨日重现一般出现在两人眼前。

慕浅有一瞬间的失神,却又很快回过神来,“那年你不想听我说,现在,你还是不想听,对吗”

“原因我已经说了。”霍靳西,“况且,我的确对你嘴里那些话没兴趣。”

慕浅听了,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这还是在怪她不会好好说话

“你都不听,又怎么知道我会说什么”慕浅看着他,“你现在没空对吧那我等到你有空好了,多晚都等。”

说完这句,慕浅又看了他一眼,这才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霍靳西看了她的背影一眼,转头走进书房,在办公桌后坐下后,面对着先前看到一半的文件,却许久未动。

他不由得伸出手来按住了眉心,喝掉杯中的酒,让自己精神集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