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四合院的门,门外月色溶溶,傅城予正背对着大门站在那里,望着天上的一弯月。

他转过头来的瞬间,顾倾尔只想到四个字——

如约而至。

两个人一个门里,一个门外,静静对视了片刻之后,傅城予才开口道:“是过年没错吧?这大门紧闭的,是打算防谁?”

顾倾尔抿了抿唇,道:“关门自然是为了防贼了。”

“哦?”傅城予微微一挑眉道,“安城这边贼很多?”

顾倾尔看了他一眼,回答道:“多得很!”

说完她就转身往院内走去,傅城予随后而入,反手关上门,才又看了眼清清冷冷的院子。

院子虽然没什么人气,但显然还是因为新年装饰过一番,不过却都是一些表面功夫,因为院子里的青苔都没有完全打扫干净,许多细节都透着空置的气息。

“不是说有聚餐吗?”傅城予说,“怎么这么安静?”

“原本是有的。”顾倾尔回答道,“可是你没来,所以没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依旧往后院走着,且头也不回。

傅城予看着她的背影,一路跟着她走到后院,进了房,才走到她面前,低头看了看她的模样。

顾倾尔却始终垂着眼,回避着他的视线。

傅城予这才伸出手来拉了她,“怎么?他们给你气受了?”

“没有。”顾倾尔回答,“是我发脾气把他们都赶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