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前方的穆暮在回答完傅城予的问题之后,目光状似无意地从顾倾尔身上掠过,唇角笑容隐隐有加深的趋势,却只是一闪而过,便又回过了头。

顾倾尔如同没有察觉到一般,也不开口说什么。

傅城予则顿了顿,才道:“她回来了?”

“回来了。”穆暮说,“在外头漂了四年多了难道还漂不够吗?也是时候回来了,不是吗?”

傅城予闻言,安静了片刻,才又道:“唔,她开心就好。”

“所以你跟她也四年多没见了对吧?”穆暮说,“你不会这么小气,连去机场接她这么小的一件事都要拒绝吧?”

傅城予没有回答,顿了顿之后,才转头看向了顾倾尔,似乎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顾倾尔淡淡一笑,道:“我还不累,不用着急回去。既然是你朋友回来了,那就去接她吧。”

“就是,看看你老婆多大方。”穆暮说,“行了,赶紧加快速度,萧冉那性子你知道的,要让她空等她可是会骂人的!”

傅城予听了,淡淡道:“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她性子或许也有所转变了。”

穆暮一听就来劲了,回过头道:“哟,你这是希望她转变呢,还是不希望她转变啊?”

傅城予看她一眼,没有回答。

而顾倾尔坐在旁边,如同听不懂两人之间的对话一般,始终不曾插话。

毕竟在这两个人中间,她才更像是那个外人,没有理由这样硬生生地挤进去,参与一些自己本不该参与的话题。

虽然穆暮一路叽叽喳喳不停地跟傅城予说话,可是傅城予话还是极少,仿佛是偶尔被吵得受不了才会回应一两句。

顾倾尔靠坐在后排座椅里,看着车窗外飞驰向后的景致,听着这两人之间极度不正常的对话模式,忽然悄无声息地勾了勾唇角。

她和傅城予之间虽然看起来不熟悉,但是以她对他的了解,他对女人一向是足够包容,足够礼貌和足够绅士的。

此时此刻他这样的反应,要么是因为这位穆小姐实在是招人烦,要么就是因为他因为稍后要见到的那个人,正处于极度的心烦意乱之中。

如此一来,她对那位萧冉小姐,可真是感兴趣到极点了。

车子一路驶向机场,在视野之中出现“桐城”两个字的同时,车内响起了电话铃声。

穆暮手忙脚乱地翻出手机,正要接,忽然又回过头来促狭地看着傅城予笑,“要不你接?”

傅城予瞥了她一眼,果真就伸出手去拿过她的手机,放在耳边接了起来:“喂?”

顾倾尔不由得转头看了他一眼,却见他面容平静,脸上并没有明显的情绪起伏波动。

电话那头的人听到他的声音,也是很明显地愣了一下,随后才有些迟疑地开口道:“傅城予?”

傅城予顿了顿,不由得低笑了一声,道:“还记得我的声音呢?”

萧冉轻笑了一声,没有回答,只是道:“你跟穆暮在一块儿呢?”

“嗯。”傅城予说,“半路被她截了车。”

萧冉说:“我果然找了个最不靠谱的人来接我。所以你们还有多久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