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恒和陆沅在霍家歇了个脚,很快就又启程出发了。

因为两个人的婚礼只邀请了最亲的亲人,还有很多亲朋好友都没出席,因此两个人今天的任务就是送喜糖,让大家一起分享喜悦。

出了霍家,容恒直接就将车子驶向了离霍家最近的傅家。

车子刚刚驶进傅家大门,迎面就和一辆车子遇上。

容恒放下车窗,冲对面喊了一声:“你去哪儿?”

对面的车窗也放了下来,眉宇间微微透出焦灼的傅城予看向了他们,“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来当然是有好事了。”容恒说,“你这是要去哪儿?不招待我们进去坐坐吗?”

傅城予忍不住按了按眉心,叹息一声之后,到底还是将车子掉了头,驶回了车库。

“他脸色可真是不好啊。”陆沅说,“难道是因为他老婆怀孕的事情?”

容恒耸了耸肩,道:“老实说,这么多年,傅城予是我们之中性子最沉稳的那个,我还真没见过他被哪件事逼成这个样子呢,可见对他而言,这事是真的棘手。”

说话间,容恒也停好车,带着陆沅下了车。

傅城予走下车来,看着两人双手紧握的模样,忽地想起什么一般,皱了皱眉之后道:“昨天——”

“你还记得昨天呢?”容恒说,“我是通知过你的,你自己没来。”

傅城予忍不住又揉了揉眉心,随后才道:“抱歉抱歉,我是真的抽不开身,是我做得不对,回头请你们吃饭补偿。”

“你这什么情况啊?”容恒见他这个模样,终于忍不住开口道,“那件事还没解决好吗?”

“怎么解决?”傅城予说,“你告诉我能怎么解决?”

“那还能怎么解决啊?那是你老婆,怀的又是你的孩子,这应该不是什么难题才对啊。”容恒说,“我都不明白你到底在愁什么。”

傅城予只是叹息了一声,道:“你不会懂的。”

容恒耸了耸肩,随后又握紧了陆沅的手,道:“反正我只知道,要是我老婆怀孕了,我肯定能高兴得飞起来——”

陆沅一听他这个时候还哪壶不开提哪壶,忍不住轻轻拽了他一下,随后才对傅城予道:“你别理他。伯父伯母在家吗?我们也给二老准备了小礼物——”

话音未落,就听见正门方向传来了傅夫人的声音,带着明显的薄怒,“不是要走吗?又滚回来干什么?”

傅城予靠在立柱边上,抱着手臂没有回应。

陆沅探出头去,冲着那边喊了一声:“傅伯母。”

傅夫人一愣,随后才赶紧上前道:“哎哟,是容恒和沅沅啊,怎么来也不说一声呢?来来来,快进来坐。”

几个人这才朝着门厅的方向走去,傅夫人亲切地拉着陆沅的手笑,临进门前还不忘瞪傅城予一眼。

只是当着容恒和陆沅的面,傅夫人自然不会再多说傅城予什么,只是拉着他们问他们的婚礼和接下来的计划。

陆沅跟傅夫人聊着,容恒坐在旁边偶尔插上一两句,而傅城予则始终慵懒地垂着眼,没有说一句话。

聊了一阵,傅夫人要留他们吃午饭,容恒连忙婉言谢绝:“傅伯母,午饭我们准备去单位食堂吃,顺便给同事们也都报个喜。”

傅夫人一听就了然了,点头笑道:“那也是应该的,行,那我也不强留你们了……唉,看见你们这样,傅伯母可真是打心眼里羡慕啊,还是你爸妈有福气——”

正说着话,二楼楼梯口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动静,没有人察觉,只有傅城予微微抬了一下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