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唯一无法掌控自己的心情。

正如再面对他之后,她似乎总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每每一想起他将自己“藏起来”的那段时间,再联系到从前种种,她根本没办法像以前那样坦然平静地面对他。

哪怕早已经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全副武装准备来跟他好好谈一谈,结果到头来,只是看着他的眼睛说一句早已在心里重复了千万次的话,她就丢盔弃甲,输得一败涂地。

而他居然还说他会改,改到他们合适为止——

乔唯一没有办法面对这样子的容隽。

她怕自己会全线崩溃,连最后一丝理智也失去。

可是容隽却似乎不打算给她退缩的机会。

眼见着她泪流不止的模样,容隽直接将她带回了房间。

乔唯一神思昏昏,捂了脸坐在沙发里,容隽去卫生间拧了张热毛巾出来,重新将她抱进怀中,才拉下她捂着脸的手来,轻轻用毛巾给她擦了擦脸。

“老婆,你别哭……”他说,“就当以前都是我不好……我以后都会改的,好不好?”

乔唯一依旧紧闭着双眼,没有回应。

容隽便忍不住又吻上了她的脸,最终一点点封住了她的唇。

不是只有她心痛难过,他突然接受这样的事实,内心同样一片惊慌与空虚,他同样想要从她那里得到抚慰。

容隽亲着亲着,不由自主地就丢开了手中的毛巾,专注地将她抱在怀中。

乔唯一并没有回应他,可是她没有推开他,这就已经足够了!

容隽周身热血渐渐沸腾,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之后,直接将乔唯一拦腰抱起,放到了床上。

后背抵上柔软床褥的瞬间,乔唯一才终于睁开了眼睛,却正对上容隽饱含期待的双眸——

他们曾经在一起那么多年,她太了解他每一个神情代表的意义,恰如此时此刻。

乔唯一忍不住抓紧了身下的床褥。

哪怕她满腹思绪混乱,那几分残存的理智也还在提醒她,不合适。

此时,此刻,此间,都不合适。

可是她要怎么拒绝?

一时之间,她竟想不出来。

眼见着她躺着没有动,容隽心头大动,蓦地俯身下来,再度封住了她的唇。

可是就在此时,密闭的空间里却忽然响起了一阵单调重复的音乐,周而复始,响了又响——

容隽忍不住低咒了一声,有些焦躁地起身来,抓过床头的电话,看了一眼之后,还是接起了电话。

“什么情况?”

大概是什么重要电话,他拉过被子盖住乔唯一,起身走到了窗边听电话。

乔唯一安静地躺在那里,盯着他打电话的背影看了片刻,忽然就猛地掀开被子来,几乎是逃跑一般地跳下了床。

容隽听到动静骤然回头,她已经下了床,而他丢开电话想要去抓她的时候,乔唯一已经闪身出了门。

容隽有些气急败坏地追到门口,却见乔唯一直接冲回了同一层楼的她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谢婉筠的房间就在乔唯一隔壁,她大概是听到了什么动静,忍不住打开门出来看了一眼,这一看,却只见到容隽站在走廊上,神情复杂地盯着乔唯一的房门。

“怎么了?”谢婉筠不由得道,“你们俩……这是又吵架了?”

容隽怔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不对,他们没有吵架,没有闹别扭,相反,他们还差一点点就……回到从前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