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后,叶瑾帆的车子抵达了陆氏楼下。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宾利也无声无息地停在了隔壁大楼的楼下。

几乎是叶瑾帆下车的同一时间,那一边,霍靳西也从车子上走了下来。

叶瑾帆不经意间一转头,便看见了霍靳西,目光微微一凝。

霍靳西却似乎并没有看见他,原本准备径直进入霍氏大厦,旁边却忽然有人看着叶瑾帆这边说了句什么,他这才微微转头,看见了叶瑾帆。

两幢大厦的正门相距不远,两人相互对视一眼之后,霍靳西竟然转过身,带着齐远缓步朝这边走了过来。

叶瑾帆原本在保镖的搀扶之下站立着,见状不由得微微眯了眯眼睛,甩开保镖的手,看向了霍靳西。

以霍靳西素日的作风,见到叶瑾帆,他多半是话都不想多说一句的,可是今天,他竟然主动走了过来,这样的情形,实在是难得。

因此叶瑾帆见到他之后,很快勾起了笑容,“霍先生,这么巧。”

“的确是很巧。”霍靳西视线落在他伤痕未愈的脸上,“毕竟以你现在的状态,能出门也是不容易。”

叶瑾帆听了,抬起手来,轻轻摸了摸自己脸上的伤处,慢条斯理地开口道:“有什么办法呢?虽然这一路上障碍重重,但在别人眼里,怎么说我也奔走在一条康庄大道上……毕竟,除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麻烦,我还有霍氏做靠山啊。霍先生这样给机会提携我,我怎么好躺在家里什么都不做呢?我要真什么都不做,霍先生也会不高兴的呀。”

霍靳西听了,淡淡道:“我知道你现在身处麻烦之中,又怎么会在这些方面跟你斤斤计较?毕竟比起你即将面临的那些,其他都是小事了。”

“霍先生果真是愈发通情达理了。”叶瑾帆说,“不愧是桐城龙头企业的负责人,我代陆氏集团的全体员工感谢霍先生。过几天就是陆氏的年会,作为陆氏最强最好的合作伙伴,还请霍先生赏面出席。”

“这些都是杂事。”霍靳西说,“眼下没有什么比你的身体健康更重要。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随时打给我,我认识很好的康复医生。”

叶瑾帆微笑着道:“霍先生有心。”

霍靳西略略一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便又重新走向了霍氏的方向。

齐远正准备转身跟上霍靳西的脚步,叶瑾帆却忽然喊住了他,“齐特助。”

齐远这才回过头来,平静地看向他,“叶先生。”

“你妈妈的身体怎么样了?”叶瑾帆缓缓道,“我一直记挂着阿姨的病呢。”

“劳叶先生费心。”齐远说,“霍先生知道我妈妈生病之后,给我妈妈安排了最好的医生,我妈妈目前正处于休养之中,一直感念着霍先生的好。”

叶瑾帆听了,低笑了一声,道:“好,好,很好——那就祝阿姨福寿安宁,长命百岁吧。”

齐远道:“谢谢叶先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