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时后,叶瑾帆就抵达了新声传媒。

孟蔺笙是个大忙人,然而叶瑾帆得到的确切消息,此时此刻,他就在公司。

当叶瑾帆提出要见孟蔺笙时,前台按照惯例告诉他“请问您有预约吗如果您没有预约,请您先和孟先生的秘书办公室联系预约,安排好时间之后您可以来见孟先生。”

“那请你帮我打电话去他的秘书办公室。”叶瑾帆说,“我现在预约。”

大概是他的神情太过冷硬,语调也太过坚决,前台微微怔忡之后,竟然真的帮他打了个电话到孟蔺笙的秘书办。

叶瑾帆拿过听筒,面无表情地开口道“我是叶瑾帆,我想见孟蔺笙。”

电话那头的秘书听了,没有给他任何官方客套话,而是道“叶先生您好,孟先生现在正在开会,暂时没有时间见您。”

“是吗”听到秘书的语气,叶瑾帆顷刻间就察觉到什么,只是道,“那他什么时候有时间”

“这个暂时不能确定。”秘书回答,“需要我帮您进行预约吗下周三的下午,孟先生会有一个钟头的时间——”

叶瑾帆直接就挂掉了电话,转身走到休息区坐了下来。

孟蔺笙的秘书听到他的名字,没有任何惊讶和客套,已经说明了一些问题,而她直接报出孟蔺笙下周三才会有时间,那就更加明显——

既然孟蔺笙想玩,那他奉陪就是了。

叶瑾帆在休息区一坐就是一下午,到了傍晚时分,才见到孟蔺笙的秘书从楼上走了下来。

下楼一番张望之后,孟蔺笙的秘书直接走向了他,微笑着开口道“叶先生您好,孟先生他已经从地下停车场离开公司了,您确定还要在这里等他吗”

叶瑾帆双腿交叠,倚在沙发里平静地看着她,道“他想要的不就是这样的效果吗”

秘书听了,仍然面带微笑,道“孟先生是真的没有时间——”

“那我就等到他有时间的时候。”叶瑾帆说。

秘书听了,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公司。

天黑下来,公司来往行人渐少,大部分时间,大堂里只有两名保安和叶瑾帆,他低头点烟,那两名保安也不来阻止,只是隔得远远地,时不时地看他一眼。

他一包烟即将见底的时刻,两名原本闲散地凑在一起聊天的保安忽然精神抖擞起来,一个快步走到大堂门口,拉开了大门。

随后,孟蔺笙就带着他的助理走进了大堂。

叶瑾帆并不在他的视线盲区,他却看都没有朝那个方向看一眼,只是目不斜视地走向了电梯的方向——

直至叶瑾帆主动迎上前,站到了他面前。

“孟先生。”叶瑾帆喊了他一声,“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跟我谈一谈”

孟蔺笙这才静静看了他一眼,“抱歉,我有一个紧急会议要开,恐怕没时间跟叶先生谈什么。”

“没关系。”叶瑾帆说,“紧急会议是吧那我不耽误孟先生的时间,等到孟先生开完会,我们再谈。”

孟蔺笙闻言,只淡淡一笑,道“我可不知道自己这个会会开到什么时候,叶先生执意要等,我也没有办法。”

叶瑾帆回答道“我一定会等。”

孟蔺笙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之后,径直与叶瑾帆擦身而过,走向了电梯的方向。

叶瑾帆在大厅内缓步走动了片刻,最终又一次回到了休息区。

这一等,便直接等到了天亮。

孙彬匆匆赶到,眼见着叶瑾帆胡茬都冒了出来,却依旧等在大堂里的样子,不由得震惊诧异,“叶先生,您一直在这里等孟蔺笙还没有来见您吗”

叶瑾帆倏地站起身来,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洗把脸。”

“是。”孙彬连忙应了一声。

叶瑾帆这才转身走向卫生间的方向,然而他刚刚走出两步,忽然就听见孙彬喊他“叶先生!”

叶瑾帆蓦然回头,果然就看见孟蔺笙从电梯方向走出来的身影。

于是他再一次走到了他面前,道“孟先生,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时间跟我谈一谈了”

“叶先生”一夜过后,孟蔺笙已经换了衣服,精神抖擞,见了他,微微露出一丝惊讶的神情,“您居然还在这里”

“是。”叶瑾帆说,“我一直在等孟先生。”

孟蔺笙道“那么真是抱歉,我依然没有时间留给叶先生。”

叶瑾帆面容已然僵冷到没有表情,闻言却只是淡淡道“没关系,我会一直等,直到孟先生抽出时间。”

孟蔺笙再度毫不犹豫地抽身离去。

足足三天时间,叶瑾帆寸步不离地等在孟蔺笙公司楼下,却都没有等到孟蔺笙给他超过两分钟的时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