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靳少梅不是他亲姐姐?要是亲姐,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来?

姐弟俩这是有什么仇什么怨,竟要下这样的毒手?

沈清如完全无法相信,她认知中的那个爽朗大气,明媚动人的靳少梅,会有那样一副蛇蝎心肠。

看到她的表情,靳少北就猜出了她的疑问,尽管她一个字也没问。

“不是你想的那样,她并没想过要害我,也没想过要害你,她找人绑架咱们,是、是……”靳少北咬咬牙,还是说了出来:“她是想给咱们两个制造机会,让你能够对我产生好感,至于沉海的事情,并不是出自她的授意,应该是那几个人自作主张想出来的馊主意,关于这件事,我应该向你道歉。”

“对不起,是我的错。”靳少北垂下眼睛,一字一顿道。

沈清如好一会儿都没说话。

她越是沉默,他就越觉得不安,终于忍不住抬头看向她。

生气了?

她有理由生气,也有理由发火,但她的表情过于平淡,反而越发让他心里忐忑。

“你……”他讷讷开口。

她为什么没反应,他宁可她骂他,或是打他,他都会觉得这是正常人的反应,也会让他舒服一些。

沈清如终于看向他,表情淡淡的:“说完了?”

“嗯。”

“绑架的事,你事先知道吗?”她问。

靳少北摇摇头,认真道:“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要道歉?事情本就与你无关,你是你,她是她,就算她是你亲姐姐,你也不用替她背锅。”

他一怔。

“你不生气?”

“生气。”她淡淡道,“但不会生你的气。”

“你想怎么做?”

靳少北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

他知道她的性格,从来不是吃了亏就默默咽下去的那种,而且她的平静出乎他意料,似乎隐隐有风暴欲来的感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