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诸位了。”

“我们指天峰铭记于心,定有后报。”

前面监工的侍女认真地说着。

她的语气很认真,眼睛却一直看着陈阳。

那些阴煞力士且不去说,他们本就是宗门财产,早就被祭炼得麻木不仁,没了正常人的反应。

外门杂役弟子们纷纷挤出被迫营业的欣喜笑容,心里面每一个当回事的。

至少脑子清醒的人是这样。

在场这么多外门杂役弟子,不管是有背景没背景,先来还是后到的,上官青能记得哪一个的名字?

怕是,只有陈阳了吧。

侍女这话,也就是陈阳能听听,他们其他人,还是洗洗睡吧。

另外一个侍女做的事情就实际多了,她亲手取来了一桶水,再从怀中掏出一方玉瓶,小心地从中滴出了三滴牛奶状的液体。

三小滴,化入一桶水。

陈阳看在眼中,暗暗称奇。

这能喝出个什么来?

那一桶水,可是一个成年男人,堪堪能提起来的那种大木桶。

三滴液体下去,连个泡沫都没溅起来,整桶水更是看不出一点变化。

陈阳身边,一众本来躺在地上懒得动弹一下的外门杂役弟子们,呼吸却立刻急促了起来,翻身坐起,眼巴巴看着的更是不在少数。

侍女小心地收起玉瓶,傲然道:“想必你们已经猜到了,这是我们指天峰峰顶独有的天外石钟露。”

“小姐以三滴见赐,以犒赏诸位。”

“请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