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的?”李冰被她看的有点毛。

“看看你又胖了几圈啊,就你这好吃懒做占全了的货,在管不住嘴,我都能想到你三十岁后就横向发展的雄伟壮阔。”她说着还比了比腰围,双手划拉的范围确实很客观。

“啊,你这个坏人,我跟你拼了。”李冰冲过去就从背后搞袭击。

顿时,厨房里就传出了一阵笑闹声。

直到锅里的馄饨煮好,两个女人才安静的坐上餐桌。

方艺晨不说话,看着李冰一口一个馄饨的吃,嘴里还得抽空赞美两句馄饨的美味。五分钟不到,她就结束战斗了。

摸了摸肚皮,李冰伸出一只手来跟方艺晨比划,“才五分饱。”语气有些埋怨。

“嗯,不错了,吃完就赶紧的开始干活。在我家,不干活可没饭吃。”方艺晨看了看点,已经九点半了,中午准备了几个大菜,有些费时间,这个点该准备起来了。

“喂,你是周扒皮吗,不对,你比周扒皮还会扒皮,我可是刚来啊,还是客人,有你这么待客的吗?”李冰对强权表示抗议。

“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吗,赶紧的别废话,不干活中午的水煮鱼你就别吃了。”方艺晨根本不搭理她,说完就起身往厨房走。

李冰吸溜了一下口水,跟着从椅子上站起身,“你太不厚道了,这是吃定我了是吧。我跟你说啊……”

“说啥?”方艺晨不耐烦的转头怒瞪她。

“说……说,水煮鱼要加麻加辣,我就这么点小小的要求还满足不了吗?”李冰的声音越来越小,再后来觉得自己的要求不过分,声音就又大了起来。

方艺晨哼了一声,进厨房忙活起来了。

她今天中午准备做水煮肉,珍珠丸子,梅菜扣肉,再来个粉丝蒸扇贝,青菜比较简单,肉炒蒜薹加一个凉菜,用猪耳朵拌的。汤比较简单,冬瓜虾仁汤。三个人六菜一汤足够了。

她知道李冰不会做饭,都是被赵兰两口子给惯的,不过不会做饭总会摘菜吧,所以她在厨房忙活的时候,她也不准许李冰闲着,必须在厨房给她打下手。

至于李冰同学的意愿,那根本不重要,她就是个纸老虎,不满意嘚嘚两句就完事儿,最后还不是该干啥就得干啥吗。

李冰也确实这么干的,一边摘菜一边抱怨,说着说着就说到了这次离家出走的原因。

就是年初的时候,李冰和王宝男回家的时候,王家老太太突然说他们两个年级都不小了,也处了这好几年对象,该结婚了。再拖下去她家宝男到没啥事,毕竟男人越大越沉稳越招小姑娘,但是女人可就不行了,太晚结婚以后生孩子都困难。

王家老太太的意思就是让李冰回家跟她父母商量商量,看看他们俩结婚这事咋办,毕竟李家是朝阳市本市的人,比王家有能耐,加上王宝男就一个寡母,也没啥本事,王家老太太就想李家把这事揽过去,出钱出力给这小两口结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