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面好像有人在追我们。”于浩阳从倒车镜里看到后面好像有个女人在朝着这边招手。

“谁啊?”李冰直接转头趴在后边窗户往外看。

方艺晨也瞄了眼后视镜。

“哎,好像是萧寒。”李冰指着后面喊道,“真是她,真是她。”

于浩阳一听是认识的人,踩油门的脚就没用力,转头看向副驾驶的方艺晨。

“不用管她,不熟悉的人。”方艺晨不在意的收回了视线。

“对对对,小弟弟赶紧走,可别让她追上。”李冰也赶紧催促,她可是还记得丫丫的警告呢,要是让萧寒赖上,她也是要被扫地出门的。

于浩阳瞪了后视镜里的李冰一眼,然后猛踩油门,车子就窜了出去。

而后面追着车子跑了几十米的萧寒挥舞着手臂,大喊:“等等我!”

她就不明白了,刚刚车子里的人好像看到她了,车子速度明显慢下来,结果她刚追到一半,车子又莫名其妙加速开走了,难道整这一下就是为了耍她玩吗?

萧寒看到车已经没了影子,终于放弃了追赶,踩着小高跟拎着行李箱追跑了几十米,真的把她累坏了。

她也是可怜,在火车上的第一天因为没钱补软卧,只能和李冰分开,半夜的时候原本想去找软卧的李冰挤挤,结果车厢门锁了,她过不去。只能回到硬座去,那一晚上罪让她遭的,基本上就是睁着眼睛硬挺了一晚上。

好不容易等到天亮,她再次尝试去软卧找李冰,这次她到是如愿走进了硬卧车厢,结果硬卧和软卧车厢的门还是锁的。她不放弃,特意去找了列车员,想问问那扇门啥时候开。结果人家列车员告诉她,在车没到达终点之前,那扇门都是关闭状态,是不准许普通乘客到那边去的。

萧寒没办法,因为找了列车员,硬卧她都呆不了,只能再次回到硬座。直到下午,她才想了另一个办法,等下午火车到站,她就从硬座车厢下来,在站台上走到软卧那边去,这样就不用过那扇门了。

她这办法到是挺好,也成功的走到了软卧车厢处,只是那边每个开着的车门口都有一个穿着制服的列车员,每位上车的乘客都要求出示车票,不是本车厢的乘客是不准许进入的。

萧寒这个恨啊,蒙混不过去,她就只能又回到硬卧。想着在坚持一晚上,下车前她一定要抓住李冰,怎么也不能让她把自己甩了。

就秉持着这种信念,她在硬座又坐了一宿。

今早火车到站后,她到是想抢在前面下车,好去出站口堵李冰。奈何硬座车厢人太多,过道上挤满准备下车的人,她就是想快点下车都不行。

就这么的,她下车后就一路狂奔到出站口,然后就看到了李冰的背影,等她追到路边的时候,车子已经开出去老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