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嘴硬。”齐筱笑眯眯的,“反正我不怕,娘娘对我挺好的,就算郭宁来了,娘娘还会对我好。”

“呸,嘚瑟什么。我懒得理你,怪热的,回去睡觉。春梅,叫人送点冰来。”

靳姗转身朝自己的住处走去。

齐筱在她身后说:“瞧你这德行,也就皇后娘娘纵着你。这冰盆的数量就没限制过你,想用就去取。真是……郭宁可没你这样的好日子过。今儿娘娘想帮她一下,你就拈酸吃醋。”

靳姗脚步微顿,没理她,若无其事的走了。

春梅跟上去,扶着她,轻声说:“主子,咱们真的回去睡觉?”

“不然呢?”靳姗甩着翠拢纱袖子,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这么热的天,不睡觉做什么。”

春梅放轻了声音:“先前奴婢在外头,听凤仪宫的几个宫女说话,这两天皇上比较忙,不会到凤仪宫来。还说今晚可能留在御书房呢。”

靳姗哦了声。

春梅等了半天,没等到别的话,不由有些着急,说道:“主子,这可是个好机会呢。”

“什么机会?”

“皇上难得不去皇后娘娘那里,而是留在御书房。这不是机会吗?”春梅小声说,“皇上辛苦,晚上您过去看一看,也许就能留下了呢?”

“我为何要留下?”

“娘娘怎么忽然就傻了?这么些年,您不是天天盼着侍寝呢?”

靳姗想了想,有些意兴阑珊:“你说的有道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