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岚皱眉:“母亲此话何意?”

“你是靳家唯一的嫡子,你需要一个嫡妻为你诞下咱们靳家的嫡长孙。”

“贺氏才这样,此事还是以后再议吧。”靳岚皱眉道。

“难道你还能指望贺氏为你诞下嫡子?”

“有没有嫡子,有什么关系?若是没有,说明我命该如此!”靳岚沉声说,“贺氏情况不大好,是我对不住她。母亲还是别在提这事,免得伤了别人的心。”

靳夫人气道:“你这孩子,说两句就急。没有嫡子继承香火,你对得起你父亲,对得起你祖父,对得起列祖列宗吗?”

“我没什么对不起他们的!”

“你——”靳夫人气的不行,冲口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贺氏不能生,犯了七出,你应该把她休弃另娶!”

靳岚没想到能从母亲嘴里听到这番话,震惊的看着她。

“母亲,您说什么呢?”

“我——”靳夫人一气之下说出了心里话,虽然也有点后悔,但当着亲儿子的面,也不必遮掩什么了,垂下眼帘,慢慢说道,“你听的没错。如果贺氏不能生育,她就没有资格再做靳家的媳妇。”

“可她已经嫁过来了。她出事,我负有一大半责任,怎么能随意把人家休弃?我靳岚还不是这样无耻之人!”靳岚震惊于母亲的绝情,也觉得悲哀。

为什么在母亲眼里,一个女人的价值,仅仅是能不能给靳家生出个儿子?

她自己不是女人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