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黛捏住瓶子,继续朝他靠近,同时不断转移他的注意力。

她说道:“你既然觉得北齐皇室沦落无耻,又何必费力气帮他们恢复皇位?”

“你懂什么?”黑寻喷着口水,“你这么个背弃自己国家,自己姓氏的亡国公主,怎么能明白家国二字?你没有尊严,你无耻,你——”

眼前忽然飘来一阵白烟。

黑寻愣了下:“这是什么?”

云黛笑嘻嘻道:“倒。”

黑寻眨巴了下眼睛,然后眼睛一闭,果断倒了下去。

云黛发出一声欢呼,立即跳下马,过去照着黑寻身上使劲踹了一脚。

没有反应。

她蹲下身,伸手在他鼻息探了探,回头对小狮子笑道:“冷如霜的药就是好使。这个混账东西,不教训他,难出我心头这股恶气。”

小狮子嘴里咬着一条鞭子走过来。

云黛接住鞭子,摸摸它的鼻子,笑道:“阿夜太体贴了,和保兴一样好。”

小狮子听了晃了晃大脑袋。

“你后退两步。”云黛推了把小狮子。

小狮子立即后退。

云黛握住鞭子站起身,对着黑寻,啪啪啪连续抽了十几下。

把黑寻抽的皮开肉绽。

饶是如此,也没醒。

倒把云黛自己累的直喘气。

“把你带回去,慢慢折磨。”她从马背上翻出一条麻绳,把黑寻的脚绑住,系在马上。

直到此时,那头瘦小的狼王才走过来。

虽然还是有点害怕,但云黛已经知道,它要与自己和解。

云黛默默后退两步,与它保持安全距离,这才问:“狼王,你带我来找到黑寻,是不是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

虽然狼王是动物,并不会开口说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