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黛适可而止,不再继续跟她玩笑,正色问道:“我一直想问你,你比我早到这里二十多年,就没想过用自己的知识赚大钱?”

“呵呵,你以为人人都与你一样么。仗着多了那么点知识,就大肆搜刮百姓钱财。我倒要问问你,你卖这种昂贵的玻璃杯,有什么用?倒不如多种点粮食给百姓吃。”

“怎么,你以为我云记商号赚的钱,都进自己腰包了?”

“难道不是?”

“你以为前几年北齐和大周的战事,大周和九黎的战事,都是谁在资助?今年桂安郡闹蝗灾,广元闹水患,又是谁买米买面救助灾民?朝廷的钱全被那帮蛀虫给贪了,皇上便是累死,也管不了天底下每一个百姓。”

明敏惊讶:“你把商号赚的钱,都捐给百姓了?”

“当然。我卖这样昂贵的玻璃珠,赚的是富人的钱。穷人买不起,自然就不买。怎么到你嘴里,变成我搜刮百姓钱财了?”云黛哼道,“你纯粹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仅如此吧,你这人人品也有问题,占了人家明敏的身体,却不负责任,自己跑走过逍遥日子去了。不要脸,呸!”

明敏:“……”

她被骂的也有点恼羞成怒:“你以为我想这样?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变成个娘们……我特么找谁说理去?刚来就赶上生孩子,你叫我喂……娘的,老子做不到!”

“你懂不懂一点常识,大户人家的贵妇,需要自己喂养孩子吗?你只要好好躺着享受仆人伺候就行了!”

“劳资不要!”

“跟谁呢,一口一个老子?”云黛玻璃杯一顿,“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现在什么身份?”

明敏:“……有事说事,不要跟我扯那些事。烦。”

他一青春正茂的大好青年,正准备撸袖子建设祖国呢,眨眼变成了个刚生孩子的妇人,怎么受得了。

他甚至还没成亲……

呜呜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